梅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温铁军中美贸易战是解决大豆内在结构性矛盾

发布时间:2019-06-08 06:38:49 编辑:笔名
类风湿关节炎早出现的关节症状
佝偻病要怎么治疗
类风湿的症状有哪些

福建农林大学教授温铁军

和讯消息 4月8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主题为“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论坛设置四个板块,共60多场正式讨论。和讯全程报道。

与会嘉宾福建农林大学教授温铁军在“转型中的农民与农村”分论坛之后对和讯表示,中美贸易战可能是解决中国大豆内在结构性矛盾的契机。

温铁军讲到,乡村振兴战略明确强调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并且要求财政金融及有关的投资政策都向农业农村倾斜,官方还指出乡村振兴是21世纪内涵丰富的发展领域,这些都是中国特色,我们和一般亚洲国家的不同在于我们把农业农村作为一个优先发展的领域。

逆城镇化概念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先起于欧美,为什么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国也提出了这个概念?温铁军解释称,因为乡村振兴是我们农业文明传承的载体,农业文明传承也就是中华文明传承,即使当代,中华文明每当遭遇到重大挑战的时候,应对挑战的基础不是别的,仍然是农业文明。

谈到中美贸易战是否是推进中国农业、农村转型或振兴的机会?温铁军将中国现在所面临的挑战与苏联解体前的那次危机进行了比较。他向和讯讲道,苏联解体前1986年那场农业危机,首先是由粮食危机引起的,加上客观上进口遭遇的困难,逐渐演化成对整个农产品(000061,股吧)供应严重短缺,进而引起大量社会不满,转化成对制度的批判,外加其他方方面面的因素作用而终爆发。但起因还是1986年的粮食危机。

在温铁军看来,当前中国的粮食危机是一种另类的粮食危机,是一种高产量高库存高进口的“三高”危机。虽然目前官方说法是中国已经连续十几年产量稳定在一万亿斤以上。

但他也还指出,“在这次中美贸易挑战中,中国和前苏联遭遇解体的那场大灾难的区别恰恰在于中国没有粮食危机,中国我们粮食看总量是充足的,但我们有内在结构性矛盾,这就是农业供给侧要改革要调整的内容。我们不能让财政“三头”补贴来维持“三高”,既补贴粮食生产,又补贴粮食收购,再补贴粮食库存。”

在应对中美贸易战问题上,社会关注的大多都是高科技产业方面,谈到农业方面,顶多拿大豆说说事。为了增加人们参与讨论的资料。

“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次挑战是根本性的,中国在农业方面对贸易战的应对,既有相对比较雄厚的基础(即维持十几年的粮食增产),又有相对而言的内在性结构性矛盾,把这些问题拿来讨论才是真问题。”

“另一方面,我们要看到大豆的问题只是根本性的农业全球化问题的一个方面,因为在全世界范围内,所有商品化程度高的农产品几乎全部是过剩的。而中国的土种大豆不过剩,是因为其出油率低而蛋白含量高。”他说道。

温教授向和讯解释,大豆的矛盾,主要是因为中国在全球化战略上还需加强统筹协调:农业对外开放先引进外资来控制各地榨油厂,而被外资控制后的榨油厂就不用本国出油率低的大豆,进口海外出油率高的大豆,于是乎外资企业主导大豆的高进口主要不是由国内需求决定,进而导致以黑龙江一个采购土种大豆的榨油企业解体标志着的国内大豆产业全线崩溃。这也是中国长期进口美国转基因大豆的原因,出油率高出土种大豆的%。派生的代价是多方面的。例如进口美国大豆榨油的副产品豆粕的蛋白质含量低,造成我国规模化养殖业配套的饲料生产不得不使用其他方式增加蛋白质含量,终演化为“食安”问题。

,他总结道,如果国内政策能够统筹协调,则可以借着美国发起贸易战化危为机,在大幅提升进口大豆的关税率的同时明确表示只要非转基因大豆,转向阿根廷、巴西或俄国进口原产地大豆。这样做,让那些过去做战略性投资成功控制了中国大豆产业链的外资企业就无利可图,假如这些榨油企业破产,或可做一些资本市场交易的策略安排。总之,美中贸易战对改变现在榨油大豆过分依赖转基因产品进口的结构性矛盾是个战略性的机会;成败之关键,完全在于官方的统筹协调能力。

于正力挺林心如 林心如说周杰口臭 周杰林心如舌吻事件
小孩打呼噜是怎么回事小孩打呼噜怎么治疗
时装周秀场外的奇葩穿着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