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红十字会详谈改革重点称将分管财政资金和捐

2018-11-02 13:01:52

红十字会详谈改革重点 称将分管财政资金和捐款

红十字会要学会做好日常慈善   一个有着107年历史的红十字会,怎么会在一个小姑娘郭美美的冲击下产生这么大的问题?我很震撼,也在深思。   其实,我们早已在各种场合再三澄清,各方调查和审计的结果都表明,郭美美与红十字会无关,其上炫耀的财富与红十字会、公众捐款和项目资金无关。我希望,媒体能帮助我们往新的方向走,对未来人道组织怎样做,要引导到建议的层面。如果我们把全部时间用在回应郭美美上,我觉得很不值得。   红十字会治理问题是全球性的   前段时间在国外开会,我以为“郭美美事件”会成为全场的焦点,为此我很忐忑。在座谈会上,我和其他国家的几个朋友聊起了这件事。他们说,这种没有证据的故事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加拿大红十字会因为输血的问题已导致将近2万人感染艾滋病。我说:“你们这才是真正的故事!”他们都大笑起来。我原以为,是不是只有中国红十字会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现在发现,红十字会的治理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我说这些并不是为红十字会辩解,而是想说,全世界的红十字会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各个国家红十字会的组织能力、透明度、对公众的抱怨回复、对小额捐款的回复等等,都是已经遇到或正在遇到的问题。   同时,商红会也因为与郭美美有牵扯变得比较复杂和敏感,但实际上它很简单,就是红十字会批准了一个商红会,商红会在没有一分钱投入的情况下,自己去找企业,结果找来了一个王鼎公司,王鼎公司有一个王军,郭美美和王军不知道是什么关系,王军给她买了车、买了包,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今年,我们也启动了商红会成立以来的首次财务收支审计,并由中国商业联合会成立调查组,调查媒体所反映的商红会运作方式问题。   另一个让公众普遍关注的焦点事件,是捐赠信息发布平台的建立。从2011年7月启动至今,我们已经建立了全国联的中国红十字会综合管理信息系统,包括专门成立的信息化领导小组和信息处。   信息系统预计今年春节前可以在试点县市运行,2012年在省区一级铺开,三年内可以在全国运行。有了这个信息系统,一旦有捐款信息就会输入到系统里,要编造信息就不容易了。我们和各省区必须建立一个直接的沟通,包括捐赠情况等,如果捐款捐物把不住,将来糟糕的故事还会有很多。   目前,红十字总会已经从机构、人员、经费等方面来保障信息管理系统的建设工作。我反复提过,红十字会的改革重点之一,是工作人员必须加强职业化和专业化。现在,红十字会的聘用人员和固定工作人员的比例是1比1,聘用人员中间相当一部分是专业化的,比如学法律的、外语的、商业的。   今后,红十字会将加大干部竞争上岗、公开选拔和轮岗交流力度,并完善聘用制人员的有关待遇和激励机制政策。 [1][2]下一页真正的挑战来自公众   我们的改革还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做好公关,加强与各个环节和相关方的交流和沟通,当然,这中间也包括红十字会跟政府的沟通。二是加强市场驾驭能力,当你和这么多企业合作的时候,你得知道它是什么,想要干什么,与红十字会的宗旨是否吻合,它的董事会、监事会、管理层是不是具有这样的能力,再来判断,这个企业能否加入到使用红十字会品牌的队伍中来。第三个就是学会和媒体打交道,学会利用媒体的力量说话,接受媒体对我们的监督,也请媒体帮助我们答疑解惑,在关键时刻辟谣。这其中除了跟传统媒体合作,还要学会运用新媒体,比如微博。就是学会和公民沟通。究竟大家在民生救援、救助中的主要需求是什么,在重大灾害的时候真正需要的物资和帮助是什么,我们今后还要开展这方面的调查工作。   2011年12月7日,红十字总会公布了2011年财务收支情况报告——全国各级红十字会全年共募集款物41.98亿元,共投入救灾款物21.94亿元,人道救助款物17.55亿元(含上年结余)。报告显示,从2010年10月1日至2011年9月30日,红十字总会接受国内外组织和个人捐赠折合人民币5.5848亿元。这相当于我们2011年工作的一个数据性的总结。   通过数据比较可以发现,2011年的捐赠总量和2008年以前的常态年相比,不但没有减少,反而略有增长。当然,目前红十字会还没有统计2011年个人、企业捐款的具体数据。今后,我们将实行财政资金和社会捐赠资金分开管理的制度,研究适合红十字会捐赠管理的会计制度,并开展廉政风险防控机制建设。   2011年个人的捐款相对往年来说非常少。我认为,原因有二:一是因为2011年的一些水灾、旱灾是局部的灾难,涉及的人员面比较小。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郭美美事件后大家对红十字会产生了怀疑,所以个人捐款有很大的减少。   有信息表明,2011年,个人对个人之间的捐助是在增加的,就是现在的“点对点”捐赠模式,这其中,民间NGO起到了重要作用。有人认为,这是红十字会面临的极大挑战。我认为,这不是挑战,而是相互鼓励、促进和合作。   其实,我们早就已经把红十字会的钱给民间NGO用了,只要价值观和方向一致,我们就能合作。比如,盖茨基金在跟我们合作,陈光标也在跟我们合作,我们是打开大门的。   当然,你到底是通过红十字会来转,还是通过自己直接捐赠,这个方法应该交给老百姓自己选择。但我认为,慈善机构是有显着优点的,比如,它有非常广泛的社会接触面,更容易发现被捐助对象。另外,资助更具有可持续性。第三,慈善组织对于整个社会组织的健全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认为这样的一些机构是必须存在的。   我认为,真正的挑战是社会和公民对我们的要求日益提高,这是过去没有的,比如,除了做好战争救援和灾难援助之外,我们如何做好日常慈善,这是我们在变化和改革的方向,我们希望,大家能支持我们,相信我们,共同期待一个更好的红十字会。   加拿大红十字会“污血事件”   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医疗技术所限和本身的疏忽,加拿大红十字会采集了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血液,导致医用血被感染。加拿大法院调查发现,截至2001年,被感染的血液已经导致1.1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或丙型肝炎病毒。加拿大法院裁定,红十字会犯有失职罪,必须向受害者作出巨额赔偿,并支付积累的利息。加政府将向感染者赔偿8.8亿美元。   赵白鸽︱口述

前一页[1][2]

止咳贴
钢质防火门
两个五年入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