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阳世鬼差 第二十五 被策反

发布时间:2019-10-13 03:06:04 编辑:笔名

阳世鬼差 第二十五 被策反

由两位传説中的鬼帝带队,我们一行五魂,朝着下一个鬼帝所在赶去。嶓冢山位于甘肃天水,虽据此甚远,但对我们来説还是很轻松的。

赶到嶓冢山前,神荼就哼了一声,説:“没想到这两个老家伙的的鬼道场,比我们兄弟还好,倒是真会选地方。”

郁垒附和道:“这地方确实比我们那个山谷好许多,不如等此事了结后,我们将这地方抢过来,跟他们换上一纪元?”

神荼大笑,拍手道:“正合我意,如果他们敢不同意,那么我们就将这山给它掀了,岂不快哉?”

听到两位鬼帝的对话,我脑袋有diǎn发蒙,怎么鬼帝也会有这种强盗逻辑,想换就得换,不换动手抢,而且这时间还是按纪元算的,一下就是百年,让人妒忌。再看我们,百年之后,还不知道转世到哪里去了。

“唔,我记得那两个老家伙在这山中种了颗鬼竹,模样虽与其他的一般,但却可通往他们的道场,我们先去寻找,待开了通道后,将它的鬼竹拔出来,回去种上,这样一来我们就又多了一个新品种。”

“嗯,此言有理,走走,我们快去寻找,别让他们发现,提前收了起来。”

这两位看起来挺凶的东方鬼帝,这时候露出的性格像6↙,极了xiǎo孩子一般顽劣,不仅仅要强行换人家的隐居之地,还要偷走人家的竹子,传出去估计谁也不干相信,堂堂鬼帝会干这种事情。

两位鬼帝一转眼就没了身影,我看着林锋苦笑,他也一脸无奈。倒是都市王显得很淡定,在他眼中,这两位所做的只是xiǎo儿科罢了,远远没有当年所做的事情离谱。

找不到他们的身影,我们倒也没有着急,如果让他们亲自将西方鬼帝找出来,那更加省事。因此,我们就慢腾腾的朝着山中飘去,看到竹子也没有太大的反应,那两个老东西肯定早就找过了。

过了差不多半个xiǎo时,神荼、郁垒兴冲冲的出现在我们身边,神荼手里还拿着一个半米多高的四节竹,他看到我们后,大口一张将竹子吞了下去,并黑着脸不怀好意的警告我们:“谁要敢把这个事情説出去,我保证将他脱光了之后,扔到地府去受阉割之刑。”

我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将眼神瞟了瞟下身,慌忙肯定的diǎn头,保证不把这是説出去。

都市王脸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神荼、郁垒很满意我们的反应,他对都市王嘿嘿一笑。然后一挥手,带着我们,来到了一句开启的通道前。

郁垒站定,对都市王使了个眼色説:“都市xiǎo子,给你个机会,你先进去看看那两个老家伙在做什么。”

都市王不干,嚷嚷道:“凭什么又是我,不去不去,他们两个鬼差在这,哪里用得着我这个地王当先?”

郁垒嘿笑道:“都市xiǎo子,你这地王身份在我们面前就不要提了,那两个老家伙可不是我们,説不得又弄了什么机关阵法,这两个xiǎo鬼差太年轻,容易着了道,你进去也当是试炼一番,不要反抗,这事还容不得你做主,快去,不然…。”郁垒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都市王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咬牙切齿在心里诅咒一番,都市王才很不甘愿的进了通道里。神荼、郁垒相视一笑,看着那古怪的笑容,从这笑容里,我感觉到都市能又要倒霉了。

在外面等了十分钟,神荼才慢吞吞的説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

,那两个老家伙现在也应该知道我们来了。”

郁垒diǎn头,撇开我们两个一前一后进了通道里。

进了西方鬼帝所在,我们放佛又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漫山遍野都是竹子,大多是与外面一样的四节竹,在竹林中唯有一座竹屋,竹屋前,都市王呆呆的站在那里,背对着我们。

“都市xiǎo子,那两个老家伙呢?”远远的神荼就扯着嗓子大喊,都市王身子动了动,但并没有转过身来,他的两只手臂都在前方,不知道在弄些什么。

郁垒轻咦了一声:“好像不太对劲,都市xiǎo子又要遭罪了!”

他话音一落,一根竹子不知从何处飞来,横立当空,重重的抽在都市王的后背上,都市王闷哼一声,身子一颤。

令我奇怪的是,以都市王的性格,本应该大喊大叫,怎么这会却连句话都不説。

眼看着那竹子又要打过去,神荼手掌探出,手备速生长,一下握住了那根竹子,不满的朝着竹屋説道:“你们两个老家伙,这么多年了臭脾气还是一diǎn没变,都市只是个晚辈,何必下此毒手。”

如果他之前没有那样对都市王的话,我可能会觉得他是真心的,但真实目的显然不是那样。他这么一説,四面八方又有更多的竹子飞来,都朝着都市王身上打去,看着满天飞舞的竹子,我惊恐的咽了口唾沫。

这也太狠了diǎn吧。

“哎呀,玩大了,快住手。”郁垒喝了一声,身子嗖的一下从我们身前窜过去,我们能看到的只是一道虚影,在天空中不断的变幻着方位,每到一处,都将竹子拦腰斩断,砸落地面上。

这满天的竹子,不消片刻功夫就被他一一给打落,落在都市王身前,顺手在他身上一拂,都市王啪的一下摔倒在地。

扑棱一下从地上站起来,都市王气喘吁吁,恨恨的看了他一眼,又瞅了瞅竹屋,满脸的怒意。

“看你们两个老家伙,将都市xiǎo子气的,这么多年了,臭脾气还是改不了。”郁垒煞有介事,朝着里面斥道,像是要替都市王逃回个公道。

两道身影缓缓浮现在竹屋前,由两道透明的人影,变成了两个身穿素衣,头上挽髻的中年人,这打扮倒像是是道士的模样,只不过两人面目都很不善,没有一丝表情波动。

“老赵,老王,这多年来不见,你们过得可好?”|神荼走上前,很随意的对他们打招呼。

赵文和、王真人听到他的称呼,面皮都是一抖,他们比起神荼郁垒来,还是比较古板的,开口漠然説道:“不知道东方鬼帝来此,有何贵干?”

郁垒斜了他们一眼,撇嘴道:“我説老赵,咱们五方鬼帝,同气连枝,你就不要装模作样了,我们兄弟俩又不是外人。”

赵文和哼了一声,没有作答,旁边的王真人冷冷道:“既然同气连枝,那两位为到我璠冢山,就折了我的桃枝神竹,那可是我们培育了数个纪元的东西,你们若是不给个交代,别怪我们不客气。”

神荼闻言尴尬一笑,他没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被两人知晓了,当即眼珠一转,笑呵呵的説:“老赵老王,不要那么xiǎo气,不就是一根竹子嘛,我们兄弟也不知道那是你们栽种的,这长在深山野岭,我还纳闷,怎么有这么好的野生竹子,既然是你们的,那就还给你们好了,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如何?”

赵文和愤然道:“还给我们》这神竹一旦被折,精华尽数流失,你还给我们又有何用?”

看他气呼呼的模样,神荼皱了皱眉,道:“那你説,该怎么样,我们赔你便是。”

赵文和、王真人相视一眼,道:“果真要赔?”

郁垒刚想diǎn头,突然脸色一变,説:“你们该不会是打息壤的主意吧?如果是的话,我劝你们还是打消这个念头,神土息壤,天下间就那么diǎn了,不可能为了你这颗竹子而浪费。”

王真人袍袖一展,盯着他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得不与两位上古大神比一比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这竹子恢复原样。”

他説着就要动手,神荼却手掌一撑,喝道:“慢!”王真人看着他,示意有话快説,一会就没有机会了。

神荼左看右看,説了一句让我们吃惊的话:“你们两个觊觎神土息壤,恐怕不是为了这根竹子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蒋子文应该来找过你们?”

闻言,我们大吃一惊,秦广王蒋子文来过?竟然比我们还先一步,他来这里究竟要干什么?莫非也与我们有着同样的目的?

赵文和目光一闪,神色放松了下来,轻笑道:“神荼郁垒不愧为上古大神,更不愧为五帝之首,不过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猜到的?”

郁垒接过话説:“你真当我们两兄弟是傻子吗?那竹子虽然不凡,但远没有入我们法眼,想来并非是你们培育的那支,在我们来到之前,你们已经将它取回,都市xiǎo子刚刚进来,就被你们不由分説痛打一番,下手更不留情,是想激我们出手吧?为的就是试探我们有没有被他们説服?”

王真人面无表情道:“既然已经猜到,那我们也不必拐弯抹角,蒋子文确实来过,也告诉了我们他的想法,我二人商讨之后,决定支持他的做法。你我都是活了无数年月,都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如同天庭一般,遭遇无法想象的灭dǐng之灾,与其做着等死,不如尝试一番,如果真的成功了,那将是数十亿年来,的奇迹。”

四川哪家专科医院看牛皮癣
黑龙江医院哪个妇科好
昆明治疗医院妇科医院
上饶哪个前列腺炎医院
河南哪家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