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身后有大能第二十九章新人进群

发布时间:2020-01-24 01:51:08 编辑:笔名

身后有大能 第二十九章 新人进群

演武场中有不少人,没有细数,估计数十号人,大多精赤着上身在打拳,一个个身上筋肉虬结,汗气蒸腾,不时打出的拳劲让地砖都为之轻颤。

护院算是拱卫梁府的中坚力量,头一次见到这么多力超五千的护院,曲星觉得分外新奇。

他一路向前,见场中喝声不止,气浪翻腾,以及诸多拳劲带起的杂音,仿似一群猛兽齐聚,犹如进了兽潮一般。

脚下的石砖不时轻颤震动,一股股凛劲在四周涌动不休。

“这么多人同时打拳的威势可当真不小。”曲星觉得这一趟算是开了眼界。

一座古朴厚重的灰阁耸立在前方,有石阶逐层而上,似以石胎堆砌而成,看不出什么精巧华贵,只有朴素到了极点的荒莽之感。

灰阁不小,上下两层,却是与那演武场占地相当,曲星伴着诸多杂音跨步入内,大堂之上不知悬着何物,似宝珠,绽放华光将堂中照亮。

有人拦下他,上下打量,欲要出声问询,曲星先他一步便道:“新晋护院曲星,有命牌为证,来此报到的。”

拦下他的人也是顶盔掼甲,却是亮银之色,气息稳健。明明是个青年人,站着却如古松青柏,腰背不直,一举一动带着些老态,但眸光锃亮有神,神态淡然之中带着几分倨傲之色。

这人点头,也不言语,上下打量他一番,眼皮都未抬,对曲星招招手。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大堂,从一偏门而入,青年人领着他来到偏房。

“第二十七杂院,曲星,年十六,力六千。”

青年捧着一卷册子,念到此不由得抬头看了曲星一眼,似乎是在为他的气力而感到惊讶。

接过曲星命牌,在册子上一点,那上面曲星的名字就闪过一道乌光,而后敛去。

“领精甲一套,长戟一杆,腰刀一柄,弓一张,箭矢若干。”

青年说着,偏房之中便有人将其说的这些给捧了过来。

曲星接过,心中暗叹这梁府还真是将护院当成兵丁在用,千把号的护院,这般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

“你归丙字阵,第十三伍,在这里等着,一会儿自然会有人来领你。”

这青年人说完,就没再理会曲星,自顾自的走了。

看其离开的背影,曲星摇头。

这么骄傲的吗?

他也没多想,反倒是看起手上的东西来。

一套精甲,款型曲星认得,乃是鱼鳞甲,以铁片密集贴合而成,每一片都有两只宽,半指长,胄为整体,带护颈,有护腰,还有相应的裙甲为一套。

这一套下来足有不下百斤了,但对曲星而言,这个重量并不是问题。

腰刀足有一掌宽,长更是不下三尺,抽出刀刃,寒光奕奕,能看出刃边是用了上了好钢。

至于那柄弓,乃是牛角弓,硬木为杆,牛角为尖,弓弦不知何物,却韧性十足,他试了试,少说得有五百斤气力的人才能将至拉开。

这一套装备他不知价值,但千把人的护院队伍,人手一套,这梁家当真是财大气粗了。

并未久等,就已有人过来,抬头一看,是一高大汉子,满脸络腮,宽额圆目,精赤着上身,汗津津的还冒着热气。

他见曲星,一点也不见外,上前就拍了一把,“小兄弟是新人,来我丙字阵十三伍,日后就是自家兄弟了。”

曲星身形未动,只觉这一巴掌随意拍在肩头,怕也是有千斤气力了,若是换个体弱的,指不定一巴掌连骨头都给拍碎了。

“敢问……”

曲星话还没说完,这人便道:“我乃丙字阵十三伍伍头,程三思,日后唤我一声程哥便是。”

程三思,这名字很有味儿,但你这一身莽汉之气,见不得你会三思啊。

曲星心中吐槽不断,却是露出笑意,“日后就有劳程哥照拂了。”

“好说,走,随我一道先去见见其他弟兄。”

看的出来这人没啥心眼,似外表那般粗狂的性子,拉着曲星就往外走,还不忘开口:“刚才那银甲的小子你可记得?那是甲字阵阵首的崽子,性子傲的很,看不起咱们这些一路爬升上来的护院,日后别与他多来往。”

曲星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应是了。

“还有咱们丙字阵跟那乙字阵不对付,乙字阵又与甲字阵互不顺眼,甲乙丙三阵轮强弱,以甲字阵为,乙字阵次之,咱们丙字阵排在末尾,甲乙两阵可都是有些瞧不起咱们丙字阵的人。”

说到这程三思又拍了拍曲星的肩头,似是在安慰:“可是咱们丙字阵人多,也为团结,你来咱们丙字阵,不用担心受人欺负。”

曲星心说我并不担心啊,你这种担心我心理有落差的安慰是怎么想的?

还能说啥,人毕竟是一番好意。

曲星点头再度应是。

怎料程三思话匣子一打开就有些守不住,巴拉巴拉说一通。

“咱们虽是护院,但甲乙丙三阵行的可都是军阵之法,平日里每一伍都有任务,或进山寻狩,或在城中巡防,虽不劳累却也不清闲,每六日合聚一次。”

“甲乙丙三阵每月都有比斗,胜者有赏,这可是府中大人物们定下的规矩,每次比斗的赏赐可都不小,上个月的可是足足十枚小元丹。”

“你这年岁不大,能晋升为护院,说明你天分高,比咱们这些人强不少,日后多努力,说不定哪日你就能在比斗中胜出。”

程三思根本就不给曲星插话的机会,两人出了灰阁,来到演武场,他依旧说个没休。

“咱们十三伍共有八人,带你一起现在九人,其中五人去了山中寻狩,忘了跟你说,咱们护院可自由出入梁府,可去那栾竺山脉猎杀猛兽,带回来可是能换来好东西的。”

说到这,他总算闭了口,在演武场中扫视一阵,而后大喝一声:“十三伍的人死哪去了?”

曲星无语,这嗓门不小,怎么看脾气秉性都是一个莽字。

“程老大,可是将人带来了?”

不知从哪冒出一个身形粗壮的人来,也赤着上身,汗渍都化成水往下滴落了,好似一头熊,曲星直牙酸,这人比这程三思更魁梧。

“这是梁三奎,咱们十三伍的老人。”

还真是人如其名啊,曲星对其点头,露出一个灿烂笑容。

“人在哪呢?”

又一个声音插了进来,转头一看。

好嘛,又是一个壮汉,虽比不的梁三奎,却是跟程三思差不离,一样的打扮,赤着上身,汗流浃背的。

“小弟曲星,日后还需三位哥哥多多照顾了。”

曲星很有新人入群的自觉。

“啧啧,年纪不大啊,十六七岁吧,这就成了护院,小兄弟你这天资不赖啊。”

说话的是后面开口的这人,程三思介绍道:“这人是孟庆,也是咱们十三伍的老人。”

江西省中医院怎么样
攀枝花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郴州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宿迁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甘肃能治妇科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