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灵王朝 第五一一章:冥界议事

发布时间:2020-01-17 01:03:02 编辑:笔名

灵王朝 第五一一章:冥界议事

重逢的喜悦弥漫在辽阔阴森的黑风寨中。进入黑风寨的内部,乃是一座古老而荒废的城镇,低矮破旧的楼阁,残缺的雕像,破败门庭,一切都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恢弘精致。不过想来,就是连七环里的城中心,所有的建筑都只能用一个“旧”字来概括,这黑风寨如此,倒也并不奇怪了。

以愣子一路上的介绍来说,冥界就是一个破败的世界,别想拿这里和人间相提并论,人间尚有能工巧匠,修筑精美的亭台楼阁,宫殿教廷,在冥界,所有的鬼魂甚至都要为了保住自己的魂魄东奔西走,现在所能看到的这些建筑,都是百年,甚至千年之前建造的,自然有着饱经风霜的沧桑感。

半个多时辰的功夫,面前出现了一个类似入山时所见的鬼王头像,静立在城镇中央的位子,所有跟随的恶鬼都在此刻止步,只有愣子领着庄邪进入其中。

从那鬼王头像张开的獠牙大口中走入,脚步稍稍踏进其中,那本是黑暗的视线顿时通明骤亮,沿壁的鬼火纷纷亮起,让视线内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光明之中。

这鬼王头像内部就好似一个巨大的岩洞,狭长的甬道贯穿整片空间,甬道两侧挂满了各式各样说不出名字的装饰品,精美绝伦,又透着一丝丝的幽冥之气。

顺着甬道径直而行,便是来到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室,石室内用木架子成列着上百坛成年佳酿,愣子抱起一坛便蹲坐在地上,酒盖子掀起的那一刻,迷离的酒香让得庄邪如痴如醉,二话不说便跟着坐了下来。

“愣子,这就是你说的冥界美酒吧?闻着气味还真是不错啊。”庄邪舔了舔嘴,这两日来,他还没能进过一口水,如今闻着酒香别提多兴奋了。

“嘿嘿,不是我说,这冥界的酒可是不同。人间的美酒佳酿存个十年半载的,够了吧?冥界不同,这里的酒每个百八十年你都不好意思说这是酒。就像这坛,怎么招也有个百二十年了。”

说话间,他粉色的衣袖一挥,一阵精光流转之后,面前便多了两个精致的酒碗,让得庄邪顿时惊奇不已:“愣子,你这是什么灵诀啊,还能变碗出来?”说到此处,庄邪不禁眯起了眼,绕有意味地朝他看去:“不过变碗还不稀奇,你竟是连容貌都能变,而且还不是传统的民间易容术,这就真的了不得了。”

嘿嘿一阵乐呵,愣子挠了挠头,将背靠在了岩壁上,笑眯眯地道:“这可不是什么灵诀,这叫做鬼术,理论上和修炼者的灵诀类似,只不过灵诀相对单一了些,而鬼术却是千变万化。要知道,冥界之中可都是鬼魂,除了自然往生的鬼魂,要么就是病死,溺死,或是受尽刑罚而死,总而言之都是惨不忍睹的,如果不用鬼术加以妆容,就是鬼见了都得吓个半死。”

听得愣子的话,庄邪不禁联想起初来冥界之时,在那池塘边上遇见的水鬼,那丑陋的模样,让他至今都难以释怀。不禁深咽了一口唾沫,道:“鬼魂的真容,我算是深有体会了,不过来七环里大多见到的鬼魂,都还算正常的,莫非他们都用了鬼术易容了?”

“恩,只要拥有魂环的鬼,就拥有魂力,有了魂力自然就可以施展鬼术。所以啊,你在冥界里见到的那些漂亮姑娘,没准儿就是个丑八怪呢。”

愣子一言不禁让庄邪背脊一凉,之前见到的那个九军队长,难不成就是一个丑八怪?

愣子说完便是往庄邪的碗里倒上了酒,一面倒着一面说:“冥界可比你想象中大得多,就是这辽阔无边的七环里,也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据说这冥界可是比人间要大上十倍有余呢。毕竟人的阳寿多半不超过百年,而鬼的阴寿却是至少有五百岁。鬼多了,地方自然也要大了。”

庄邪捧起酒碗一饮而入,畅快地打了一个饱嗝之后,也是转头看他:“对了,我之前听身旁一个小鬼说起,你们这儿的头可是血皇?”

“血皇?这你都知道啊。他算是黑风寨的寨主,只不过像黑风寨这样的恶鬼寨子可多得很,他如何能管得过来,所以啊就任命了三龙鬼将镇守,每隔一年才会来视察一次,不过血皇也只是裁决府的小跟班,见了那些队长级,也是得点头哈腰的。毕竟冥界之中,真正的权利中心还是裁决府。”

“审判军有这么强吗?”

愣子饮酒下肚,舔了舔嘴,道:“不能说是多强,但审判军是冥界的军队,掌握兵权就得了天下,这到了那儿都是硬道理,审判九军全听命与裁决府,因此就是连鬼王府都要敬它三分。”

“原来如此啊…..”庄邪若有所思的呢喃着,旋即抿了抿,道:“那你除了七环里,还有到过别的城池吗?知道冥界中的位面传送阵在什么地方吗?”

“位面传送阵?我从未听过这个,不过由于冥界辽阔无边,城池之间的距离遥不可及,因此冥界之中便有一个叫做灵门的东西,要通过灵门玉盘来启动,不过你要知道,灵门可以穿梭冥界任何一个角落,要是落在一些居心叵测的恶鬼手中,对冥界的平衡无疑是威胁的,所以灵门玉盘并不会散落在民间,而是在各个城池的都首那儿。”

“灵门玉盘…?”庄邪暗自沉吟着,想起他来此黑风山,就是借助了灵门玉盘,但那个叫做青山的老头,似乎和城池的都首扯不上半点的关系…....

“对了,你之前说来冥界的时候,可是见到了不少以前的宿敌啊?”庄邪忽然想起了此事,借着酒劲,也是笑着打趣道。

“可不是嘛?有些人在阳间耀武扬威,到了冥界就是个阶下囚。冥界可比人间有趣多了。在人间,有些人衣冠楚楚,背地里却活得如狗都不如,有些人表面慈善内心却是险恶得很,而在冥界,在是非镜的面前,没有人能够掩盖什么,一切世间百态都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你眼前,你才明白,原来你所见到的那些世界,都只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了。”

愣子说着,也是感慨了吐了口气,摇头笑着,兀自喝起了酒来。

“咦?那你说得阶下囚又是何意?是不是命官判定罪大于功后的责罚之地?”

“算是,但也算不是。你所知道的那个只是初阶的刑罚,也是通过裁决府执行的,而有些恶鬼身前那可是罪恶滔天啊,这些人死后会去到另外一个地方,就是十八层地狱。但传言十八层地狱只开放一至六层,身下的十二层地狱是留给在冥界作恶的鬼魂,传说第十八层地狱关押的,可是历代的鬼王呢!”

愣子说到此处,眼中不禁流露出一抹阴寒地光,看得庄邪心头一凛,咽了咽唾沫,道:“历代鬼王,鬼王不是冥界至高的统治者吗?他们也会被关押到十八层地狱当中?这怎么可能呢?”

“哎,我都说了,冥界不同于人间。人间虚伪的事可多着呢,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你见哪个皇帝被废了?冥界不同,鬼王若是作恶,可是有轮回来治他。轮回就是冥界的法则,没有任何鬼能够触犯。”

“轮回吗….”庄邪深深吸了口气,看到冥界对于他而言了解的还真是太少了。

一声饱嗝,愣子几碗酒下肚之后,也是满脸通红,醉意熏熏的。毕竟这酒可是存放了百二十年的,这劲头可是比想象中要大得多了。愣子心情大好,喝起酒来丝毫不带考虑的,看着他迷迷糊糊的样子,没过多久就倒在了地上,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着些听不懂的话。

庄邪将他身子摆正平躺,兀自靠着岩壁,端起一碗酒来,望着昏睡过去的愣子,嘴角也是泛起了笑。回想起曾经在宗门的日子,那时候的时光如此纯真,天真的少年们一同战斗,一同成长,那段回忆无疑是心头美好的存在。

能够在冥界再次见到愣子,庄邪心头也是一阵暖意,带着笑容,他一口酒饮下,忽然腹中一阵热流开始翻滚起来,那种熟悉的灼热之感再一次的弥漫全身。

“不好!又是那种感觉….”对于这种令他生不如死的感觉,庄邪已是不再陌生,而每当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他便需要吸食妖孽的精元,方才能够度过难关,而在冥界之中,哪来的妖孽,又何来的精元?

“等等!魂魄精元不也是精元吗?”庄邪忽然一怔,眼角微微流露出一丝阴冷之气,旋即一个闪身离开了石室,穿梭入迷离的月色当中。

冥界不分昼夜,除了凄迷的月,如墨的夜,光明似乎早已抛弃了这个世界。在黑暗的掩护下,庄邪穿梭在残破的楼阁之间,忽然见着一个闲庭信步在月光下的黑风寨恶鬼。他嘴角旋即撩起一抹冷笑,身形如风疾掠而出。(未完待续。)

长春治银屑病有效的医院
天津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
日照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遵义治疗癫痫病治疗哪里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