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新洲男子带偏瘫母亲打工白天搬运晚上守大门

发布时间:2019-02-28 03:48:25 编辑:笔名

新洲男子带偏瘫母亲打工 白天搬运晚上守大门

来源:楚天都市报 :李力力 通讯员:陶火应 实习生:张顺钰 摄影:朱熙勇

张艳华帮母亲按摩

前日下午4点,武昌小东门建材市场渐渐沉寂下来,44岁的张艳华忙完一天的搬运活,沿着市场弯弯曲曲的小路回家。掀开油腻腻的门帘子,一股霉味扑面而来。不足6平方米的屋子里没有开灯,一张高低床的下铺,坐着他81岁的母亲李爱旺。李爱旺4年前中风偏瘫,张艳华从新洲老家把她接来,一天打两份工养活一家人。

妻子离家出走 母亲一手将孙子带大

张艳华是新洲汪集人,个头不高,瘦瘦小小,家中七个兄弟姊妹中,他小。18年前,26岁的张艳华与当地一名女子结婚,两人办了酒,没有拿证,不久就生下儿子。儿子两岁时,妻子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为了维持生计,张艳华只好外出打工,幼子留给年迈的父母照料。

这些年,张艳华四处打零工,直到2003年,他在武昌小东门建材市场干起了搬运,才稳定下来。做搬运工,靠的就是力气,别看张艳华瘦小,他一次能扛120斤。他一天多曾挣到160多块钱。

母亲中风偏瘫 他将她接到身边

4年前,母亲李爱旺在老家中风,生活不能自理,因为父亲早已过世,母亲无人照料,张艳华只好把母亲接到了身边。母亲一病,家里更困难了,他不得不打两份工。白天,他在市场里做搬运,晚上就在市场里守大门,每月可得600元报酬。考虑到他们一家确实困难,市场管理方让他们住进了这个值班室。儿子初中高中都在校住读,只在节假日才从新洲到这儿来。

张艳华临时的家早已看不出值班室的原貌,斑驳的外墙上贴满小广告。房间里,一张上下铺占去大部分面积,站两个人进去后,房间已转不开身。

张艳华很是得意,这样一个家,基本是靠捡来的废料拼起来的,上下铺是他捡来废木料自己搭的,平时父子睡上层,老人睡下层。勉强塞进墙角的五斗柜、门边几把小凳子,都是捡来的二手货。

无论去那里 也要带着你

每天下午,搬运活结束了,夜班还没开始,张艳华总会在这个时候给母亲按脚,陪她聊会天。对于母亲,张艳华既心疼又愧疚,这些年,父母为他带大了儿子,父亲过世后,祖孙俩相依为命,如今母亲中风,他下定决心,自己去那都要把母亲带着。

白天,张艳华把饭给母亲做好,干活的空隙抽空回来看看。到了下午五六点钟,他去菜场买菜做晚餐,现在菜太贵了,下午能便宜点。即便如此,他也只敢买瓠子、南瓜、冬瓜这样的小菜,一是容易炒熟,另一个也节省时间。好在母亲中风后,口味清淡,这也让张艳华稍感安慰。

日子这样难,张艳华还想方设法尽量让母亲过得舒适。他接了一根水管到屋里,这样母亲不出门就能有水用了,在房间洗澡也比较方便。母亲很难直起腰来,下床得扶着凳子,为了让母亲大小便也能在屋里解决,他花50元买了一个老年人大小便专用的凳子,这也是家里能标出价格的物品。

得知他的难处,熟悉的老板都有意照顾他。隔壁的郑先生是做石膏线和涂料生意的,在他眼中,张艳华很能吃苦,有他送货,我基本不用跟车。

虽然很辛苦,张艳华还想继续干下去,儿子今年参加了高考,他念大学的费用、母亲每月的药钱,一笔笔开支都压在他身上,让他不敢懈怠。但只要母亲还能动,儿子有书读,日子就还有盼头。

小孩厌食怎么办
如何有效防治流感
鼻塞流鼻涕怕冷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