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发布时间:2019-09-14 07:36:26 编辑:笔名
孙伍的孙子不见了,听村里人说是进了荒原。
山的东面是一片荒原,那里杂草丛生,到处是杂乱无章的灌木,据说方圆几十里时常有狼群出没。在好几年前,已逝的王大爷之子进去后就再没有出来,曾还有一个外地小伙也没有从里面返回,从此荒原便越来越神秘,被一层层恐惧的雾笼罩着,再没有人去敢触碰它。孙伍的孙子不知是着了什么魔,前几天又进去了,等了大半天还没有回来,几岁的孩子,大家都帮着着急,但是谁也不敢再踏进荒原,孙伍便独自进去了,牵着他的马。
孙伍是昨晚回来的,狗叫了大半夜,但他总算是寻回了他的孙子。
孙伍也年满半百了,早上刚鸡叫时就有人来门外打听,问是不是孙伍回来了,我说是,整个村子便在太阳还没有上山时炸开了,不断有人到隔壁观望,似乎来看稀奇,但确也如此。孙伍从屋里出来,似乎比起前几天起色差了很多,老了很多,半披着上衣,半拖着布鞋看着外面的人发笑。
孙伍坐在大青石上,人们便自觉地围成一圈,听他说这几天是怎样穿越荒原的,他们称之为历险。孙伍说你们都坐下来,故事可长着呢,不要大声说话,狗子还在睡。人们便席地而坐,听他慢慢道来——
荒原是很美的,杂草埋没至腰间,灌木丛在雾里时隐时现,就像那些画画儿人的油画。
下午我看狗子还没有回来,就再也等不了了,带了清水和干粮,牵了马便进去。我看见荒原连绵不绝,慢慢走入荒原,开始时还能看见村子里升起的煮饭的烟,我走得越来越远,就只能看见村后的那片大山了,再到就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望无际的干枯的草随风摇摆在腰际,在马身上吹出几个旋涡。荒原里没有树,到处是交错的灌木,地上也看不见泥土,更没有道路可言。
我曾听村里的人说,只要一直向东走就可以穿过荒原,在荒原的另一面山很低,就像小小的不成器的蘑菇,那里还有很多的河流、羊群,大地是一望便能看见天边的平坦。我便记好了方向,拍了下马脖子,牵起马穿行在荒原里,马背上是清水和干粮。
走了很久,不知道走了到底有多远,我迷了路,但是并没有在乎,我也不知道狗子到底在哪里,但我知道他肯定就在荒原里的某个地方,我不能一直向东,他可能在荒原的任何一个地方,我便到处穿行,走上一个山头便叫上几句,看狗子能不能听见,结果只有我自己的回声。我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试试看狗子能不能听到,只是试试。到傍晚的时候天就越来越模糊了,我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便喝了口水继续走。
天是完全黑了下来,我什么也看不见,离开时忘了带上手电,当时心急就什么都没有想。
我又走了一段,实在没法走了就在地上随便躺下,我的马就趴在我的旁边吃干枯的杂草,那是的食料。天上没有月亮,就只有很零碎的几颗星星,但是我还是很安慰了,至少很久没有那么安静地看过夜空了,就记得很小的时候有过。夜里吹了风,但是我在枯草下不会感觉到冷,当时就觉得很惬意,惬意是我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贴切的词语了,我没有读过多少书,这词也是听老王的孙子读书时记下的。
那天夜里我忘了是怎么睡着的,夜里我的马的声音很大,我醒了几次,但是是我这几十年来睡得的一觉。
那一夜就那么过来了,其实很安详的,并不是村里人说的那么恐怖。但是我后来才知道,荒原也不是我想的那么单纯。
第二天早上,我吃了个大饼就又开始到处寻找,到处看到处喊。在一个山头下面,草没有那么深,路也好走了很多,我又加快了脚步,想到狗子一天一夜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可以找到什么野果之类的吃,他喜欢那些东西了,但是我向四处望了一下,到处是干枯的草,很少有绿色的东西,心里就更加着急。但是着急也没有什么办法啊,我只得走得快些,我的马好几次被草差点绊倒。
就在山头拐弯的地方,在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危险就来了。
我想着狗子现在怎样,想着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我的马就突然跳起来嘶叫,我吓了一跳,忙把缰绳拉住,就看见前面百米的地方有几十只野狗看着我动也不动,我想现在麻烦了,长毛的东西不是那么好通融的,我便牵了马往回走,打算绕过去,刚起步,那些狗就慢慢靠过来了,虽然速度不快,我心里还是很着急,不管后果怎样,至少会耽误我的不少时间,如果严重的话,我不光找不到狗子,也许连我的村子就再也看不到了,就加重了荒原的恐怖。
我加快脚步想摆脱那些长毛的东西,但是我快它们也快,就那么死死地跟在后面,我想那些野狗也是害怕的,不敢就那么冲上来,我就放下部分心来。我想它们要跟就跟着吧,只要不冲上来,还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事情的变化往往是难预料的,就像夏天的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泼下来了。
大概跟了我两个钟头,它们就越靠越近,我再次着急起来,要是真的冲上来,我一个人怎么应付得了呢,在这里,马是跑不快的,这里是它们的地盘,我这个外来者是比不上这一方的霸主的。我只得尽力逃跑,人在紧要的关头就是这样,脑子是愚钝的,除了逃跑不会想到还有其它的什么东西,比如淹水的人去抓稻草。这些野狗看来是铁了心要我了,我看见走在前面的一只还滴着口水,后面的跟上来,毫不怠慢。
前面又是及腰的枯草,要不要再走进去真的让我为难,回去吧,在里面肯定做这些狗的美食,不回去吧,右面是山,左面似乎没有路了,但是不管怎样,我都觉得我该向左,那里不是悬崖还好,就算是悬崖也许还有树枝什么的可以救我一阵,至少有那么一点机会。我便向左,在心里一直想着那里不会是悬崖,一定不会。但是我越走近还是看不见下面的事物,到边上了才看见下面有好几十米的深度,跳下去肯定是活不了的,就算运气再好,摔不死也会成为后面那些东西的食物。
怎么办?我当时正着急时,看见下面两米多的地方凸出一块,足足能容下一个身体,跳到那里去?但是我的马呢?在紧要关头,我只好把干粮卸下来跳下去,这一跳不要紧,一跳差一点就真跳到下面了,吓出我一身冷汗,我定了一下神,就听见我的马在上面嘶叫,还有踩踏枯草的声音,越来越远,就没有什么声音了,我能确定我是暂时安全了,但是又有一个问题,要样上才能上去。下去是肯定不行的,只有往上面想办法。我看了看周围的形式,左边有一颗从石缝里长出来的树,我不能确定它是不是可以承受我的重量,但是那是的出路。我先把干粮反手丢到上面,然后小心地攀过去,还好,树干很结实。现在就是该怎样攀到上面的边缘了,如果是跳,不一定能够得着,况且这一跳也许就脱离了树干的范围,掉下去。
我起先轻轻跳了几下,试了试树干是不是够结实,确定了树干后我努力以跳就抓住了上面边缘的以块凸出的石块,便用力向上爬。
攀崖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对山里人来说就更不成问题,虽然我年龄稍大了一点,但对于这崖还是可以爬上去的,但是像前面说的,事情的变化就像夏天的天气,指不定就泼下雨来了。就在我刚够着那块石块时,石块松动了,在草的生长中,这里的石块风化得很快,我极力想爬上去,但石块还是脱落了,跟我一起跌了下去。在下落的过程里我就想,总比被野狗撕碎要好得多,这样来得快,遗憾的就是还没有找到狗子,但是也不一定是坏事,从这样的情形来看,也许狗子已经不在了。
掉下去之后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就觉得眼前一黑就再没有知觉,如果就那么死了到也没什么,我不忌讳死,倒在原野上其实是很惬意的事情,被荒草掩埋,算是在有生之年浪漫了一回,但是又偏偏没有让我得逞。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是在半夜吧,感觉脸上冰凉冰凉的,就像是有露水在脸上滴落。我睁开眼看见身边有好多的狼!我又昏过去了。死确实是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我无法解释为什么看见狼又害怕起来,甚至昏了过去,也许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害怕了吧,可以算是遗传。我听人们说过,狼是可怕的动物,要吃人的,把人一块一块地撕开然后生吃掉,如果是活物就先咬住脖子不放,等没有气息了再吃下肚里去。
不知又过了多久,好像是下半夜。
我再次醒来,还是开始一样感觉脸上冰凉冰凉的,这次我想昏过去,但是不行了,不是说昏就能昏的。我看着那些狼,一条狼在舔舐我的脸,开始以为它们是要吃掉我,但是现在看来它们是没有恶意的。它们看见我睁开眼了,就不再舔舐,蹲在一旁看着我,似乎是我家养的狗。我坐起来想,不管怎样,如果他们要吃我,我是怎么也躲不掉的,不吃当然是。
我感觉身上没有力气,感觉身体不是我的,好像我的思想是寄存在石头上的,又冷又饿。我靠在枯草堆里等天亮。时间似乎过得很慢,老不见天亮。要是在村里,听见鸡叫就知道天快亮了,但是现在什么也听不到,只有偶尔的呼呼的风声。那些狼就蹲在我身边不离开,我想它们并不是孤单,这么多的狼怎么会孤单呢。
我觉得身体慢慢转暖,稍微可以活动。但是确实很疲倦,就又躺下,那些狼看着我躺下,然后又回过头去,似乎这与他们无关,这确实与他们无关,没算我是它们其中的一员,它们也会这样,只因为他们是狼,没有其他的方式来照顾一个生物。
我又慢慢闭上眼睛,这次不是昏厥,是疲惫地进入梦乡。在梦里我看见了狗子,他在对我傻傻地笑,然后很亲切地叫我爷爷,我那个乐啊,也跟着傻傻地笑。
在梦里,我是被一声狼叫惊醒的,那声音熟悉而又陌生,说不清是不是带有神秘情感,但我确定是有情感的。我坐起来,然后慢慢站起来,感觉身上不再那么疲惫,这一觉还是睡得很好。突然想起狗子,就不顾忌腿脚的不灵活,就绕到崖上去捡回我的干粮,这些狼也跟着我,看我捡地上的食物,它们似乎有些猥琐,看我低身时往后退了几步,我就想笑,狼就是狼,是不懂得人的行为的,也许又不是那样,而是它们的条件反射,或许也不是,而是它们在害怕过去的某个片段。
我吃下一个饼,感觉精神好很多,这些狼看我没有恶意,就走过来,我也不再害怕,我知道他们没有要伤害我的意思,如果他们要吃我,肯定不会等到现在。突然觉得,狼也是有准责的,不是见人就吃,又觉得它们可爱起来,就像几年前死去的狗。我抛给它们半块饼,以为它们会抢着吃,但是他们没有,它们先是互相看看,然后前面的狼舔了一下就回去了,后面的狼就上来各自吃去一小半,到,的狼一整口吃下剩下的饼。我当时就想了很多,其实在某些时候,人是不如狼的。
我要去找我的狗子了,翻过几座山坡,狼群还在跟着我,我又担心起来,要是狗子看见我身后有这么多的狼,一定会害怕的,我不能让这些狼就这么跟着我,虽然它们跟我度过了不知道多久,就让我负心一次吧。
我转身突然大吼一声,狼群先是后退一步,然后抬起头到处张望,似乎以为我在给他们发出它们不明白的危险信号。我又大吼几声,还低身捡起石块向它们仍过去。狼群退出我力所能及的范围蹲下,还是不愿离去,我就继续寻找狗子,那些狼也再没有跟来。
太阳很耀眼,我只得把手遮在额上向前面眺望,不知道自己的具 置在哪里,是不是在荒原的边缘,还是就在我们村子的背后,但是我看不见这里的山峦,也许这里离村子很远很远吧,我也不知道。
干粮快没有了,给了那些狼半个,现在就剩下一个了,如果还找不到狗子,我想我是出不去了,我打算把这的一个饼留在明天再吃,就仔细包好放进上衣袋里,与身体就隔一层布的距离,融合着淡淡的体温。前方不知道还有多远,要有多久才能找到狗子,这是一个问题。
就这么想着也不知道前面又是惊心的东西在等着,我捡了根干枝在手里,习惯性地在草上晃荡,那些干枯的草就断成两截。我想要是很快就找到狗子,以后定会带着他再到这里来溜达,找一个平坦的地方,带上一些生的食物来煮着吃。我算是喜欢上这里了,狗子也喜欢在外面玩,特别是这里的丛生的草,铺了整整的一层,足有半尺来深。
前面越来越平坦,草不是很深,能看见地上的黄沙。灌木把一大片沙地包围着,就像在里面开辟出来的一块土地。我走进去想找一块稍大点的石头坐下歇息,更重要的是想去看看狗子是不是来过,看看这里是不是会有他留下的脚印。在这样的地方,来过的话定会留下脚印,我看看身后,那串脚印歪歪斜斜地延到我的身边,直至脚下,我想这脚印是好几天也不会消失的。
在一小戳灌木下面,我找到一块较大的石头,很平展,似乎被打磨过。我就坐下来休息,突然发现后面的枯草被枕得很平,如果不是人来过,那定是被某种动物躺平的,这里会有人来么?我想起了前面遇见的野狗和那一群狼,是狼倒还罢了,如果是野狗,我想我是倒霉透了,突然有点挂念那些狼起来。
是的,是挂念,希望这里永远都是狼,而没有野狗的踪影。人在这时就是这样,在危险的情况下总希望好的东西占据主要位置。
我起身想快速离开,生怕那些讨厌的东西回来,它们已经拿去了我的马,如果是在村里,我的马已足够我跟狗子过上好一阵好日子了。

共 940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的开头很有吸引力,叙述了一个神秘的荒芜而恐怖的荒原,这个荒原人进去就没有出来过的,而孙伍的孙子进了荒原。他怎么样?能出来么?这些问题一下就把读者紧紧的抓住了。很快读者关心的个问题就有了答案,爷爷把孙子找回来了,不过第二个问题很快了抓住了读者,他们是怎么回来的?可以说小说故事高潮迭起,还有值得推崇的是作者那诗意化的环境描写,诗意化的情节,以及诗意化的思想都很唯美。欢迎您的来稿,谢谢您带来的美文。 【编辑 怡然】
1 楼 文友: 2010-04-17 14:5 :10 小说的构思、环境、情节、格调描写都有一种和谐自然天成之美。很好的短篇 希望在这里让幸福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孩子流鼻血
小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小孩中暑怎么办
儿童上火
友情链接
小儿感冒鼻塞怎么办 小儿咳嗽药 孩子咳嗽发烧 宝宝一到晚上就咳嗽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如何品尝葡萄酒 内分泌失调性不孕 卵巢性不孕 白癜风怎么办 恐惧症分为哪些类型 南京癫痫病医院 防城港牛皮癣医院 南宁牛皮癣医院 连云港性病医院 漯河整形美容医院 周期性四肢运动障碍医院 南京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有哪些医院 扬州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黔东有哪些医院 宿迁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杭州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广东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宁波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温州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江苏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湖北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绍兴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金华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四川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舟山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武汉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十堰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鄂州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黄冈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广西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云南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随州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广州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开封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珠海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濮阳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濮阳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濮阳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内江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咸阳房缺医院哪家好 延安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安康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南昌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宜春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抚州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通化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法四医院哪家好 梧州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钦州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妇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肝炎医院哪家好 来宾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保山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普洱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双版纳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金昌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陇南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安顺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安顺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肝炎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哈密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