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两面针三大困局待解 管理层不明朗主业不振

2018-12-07 18:28:39
两面针三大困局待解 管理层不明朗主业不振 管理层不明朗、主业不振、多元化战略未奏效 12月1日,是柳州两面针股份有限公司(600249.SH,下称“两面针”)董事长马朝梅第二届任期届满的日子,虽然多方猜测管理层可能发生变革,不过,两面针董事会办公室相关人士近日对《财经日报》表示:“目前没有换届公告出来。”而两面针内部人士也对记者透露,“可能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 现年59岁的马朝梅从2008年起出任两面针董事长,虽然受命于两面针管理层动荡之际,但是按某业内人士的说法,马朝梅的出现,除了稳定两面针管理层,业绩方面乏善可陈。 两面针2012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两面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7万元。尽管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上升了107.82%,但是,今年前三季度,两面针净利润仍亏损153.5万元。近几年,出售中信证券(600030.SH)股票成了两面针的主要利润来源。 某机构分析人士介绍,在业务层面,两面针已深陷牙膏等日化主业不振、多元化努力不见成效的双重泥淖中。自2007年以来,不少机构已不再将它当作重点关注的对象。 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城证券”)在一份对两面针的调研报告中认为,2013年,可能会是两面针公司业绩复苏的一年。但是,昔日国产牙膏品牌,两面针能否再续辉煌仍是未知数。 管理层交接不明朗 3年前,老股民张先生清空了手头上持有的两面针股票,他表示,该公司股价一年不如一年。 据统计,两面针股价已由2008年的每股20多元,跌到如今的每股4元多,跌幅惊人。 某日化专家认为,两面针的衰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管理层老化。两面针公司高管都由政府任免,不一定了解市场的情况和企业的经营。 早年间,在管理层创新上,两面针确实做过努力。2005年,两面针从宝洁请来时任宝洁全球口腔护理首席科学家的岳江担任CEO,随后多宗两面针高管丑闻相继爆发。2008年,两面针发布公告称,岳江“因家庭原因”离职,与其同期退出的还有两面针创始人、董事长梁英奇。 随后,时任柳化集团“二号人物”的马朝梅被委以重任。离职的一批两面针高管认为,当时新旧管理层的交接显得匆忙,对两面针的发展是有一定影响的。 某营销专家也认为,体制问题成了阻碍两面针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外界对两面针新的管理层充满期待,但据内部人士透露,两面针虽然是上市公司,但谁上台接棒,还得由实际大股东柳州市国资委终拍板。 主业萎缩 其实,大约从6年前开始,两面针牙膏业务就开始出现下滑的迹象。 据两面针公告:2006年,两面针牙膏销量达到上市以来的点,销售额达3.12亿元;2007年,牙膏收入下降至1.78亿元;2010年,进步降至1.01亿元的低点;今年上半年,两面针牙膏收入仅0.46亿元,市场占有率不到1%。 某日化行业人士认为,两面针的陨落,内因是关键。2005年,两面针在牙膏领域占据全国第三的位置,凭借这样的起点,假如后继发力得当,还是存在很大的市场机会。 据两面针销售公司前高管介绍,在牙膏业务上,两面针曾经有过做高端的计划,但由于当时激烈的竞争环境和两面针自身的一些问题,导致走高端渠道计划失败,两面针牙膏的核心渠道不得不从KA系统转向批发渠道。“现在,两面针的产品基本上被挤向了三四线市场。”在两面针的根据地广西本地市场,两面针牙膏也萎缩得比较厉害。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在广州地区,家乐福、华润万家等生活购物超市难觅两面针踪影。 两面针某高管也表示,渠道上,两面针目前主要偏区域市场,三四线城市好一些,一线城市的渠道铺得明显弱。 上述高管表示,在流通渠道,两面针做得也不出色,“两面针做流通货价格控制得不好,导致经销商利润过低。”他认为,在流通领域,两面针面临严重的产品老化问题。虽然两面针一直都想突破,但品牌成长性一直没有找到好的突破口。 KA系统比较考验整个企业的服务体系,牙膏市场竞争比较激烈,云南白药(000538.SZ)是走高端路线比较成功的品牌,成长性非常好,利润也高。云南白药等走高端渠道的产品毛利率可达90%左右,而两面针的毛利率仅40%,除去营销渠道费用,经销商所赚无几。 2012年中期财报数据显示,两面针日化产品营业收入为2.1亿元,毛利率13.8%。同期,云南白药生产经营口腔清洁用品的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实现收入7.54亿元,2011年该数字超过11亿元。在目前150亿元左右中国牙膏市场中,云南白药牙膏占比约7%。 大牙膏的萎缩已成事实,在两面针经营的小牙膏上还算不错。在南方城市以及中低端快捷酒店中,两面针小牙膏占据了较大的市场份额。某业内人士认为,相较而言,小牙膏的利润比较薄,不足以支撑两面针牙膏业务的发展。 据接近两面针管理层的人士透露,公司也承认牙膏业务已经难以与高露洁、佳洁士等国际巨头抗衡,近年来主要思路是在二线品牌中扩大市场份额。 八大板块失误多,利好少 行业内认为,两面针的市场占有率一直萎缩,主要原因是没有专注主业,在投资领域费心思过多。 从账面上看,两面针在投资领域斩获颇丰,按某分析师的说法,“如果没有投资并抛售中信证券带来的现金流,两面针的资金链是比较有问题的。” 2010年,在两面针成立30周年庆典上,马朝梅高调喊出,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开展“二次创业”,以做强主业、做大纸业为战略规划,全面优化产业结构,促进现有日化、精细化工等“八大产业”的发展。 目前,两面针涉足的“八大产业”包括:口腔护理用品产业、洗涤用品产业、旅游用品产业、生活纸品产业、医药产业、精细化工产业、制浆造纸产业和房地产业等。 前两年从两面针离职的某高层表示,两面针一直希望借多元化翻盘,只是效果不佳。2007年,两面针参股的7家公司中,有5家亏损;2008年,两面针控股及参股的8家公司中,亏损占6家;2010~2012年,两面针9家控股公司中亏损的有6家。 两面针全面撒网的多元化战略并不成功,很多业务板块成了名副其实的“赔钱货”。 2009年3月11日,两面针发布公告称,拟以2.2亿元投资组建柳州两面针纸品有限公司。据信息披露,重组之前,柳州造纸厂已是亏损累累,在收购前的2007年,柳州造纸厂净利润为-3364.36万元。 两面针在接手柳州造纸厂之初,计划用6年时间对造纸业务进行整顿改造,使其成为公司除牙膏业务之外的“第二翼”。但是,根据报表,造纸厂不仅没有成为两面针腾飞的“第二翼”,反而成为亏损大户。 业绩公告显示,收购后的年,两面针纸浆及纸品业务亏损高达2376万元;仅今年上半年,纸浆及纸品业务的亏损就达2632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两面针多元化让人诟病的是,其投资的各产业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关联性,主业与副业、副业与副业之间关联甚少,战线拉得过长,面对的竞争更多,企业的实力被分散,抗风险能力被大大地削弱。 此外,两面针涉及的多元化业务多为周期性长的产业,难以灵活地应对市场的变化,面临的风险更大。 陷入多元化困局的原因,在业内人士吴志刚看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方面国有机制不适合市场竞争激烈的牙膏等日化行业,另一方面是在这样的机制中,领导人的决策可能会无法集中精力应对市场化的调整。” 两面针未来如何走? 作为柳州的纳税大户和代表企业,两面针的兴衰牵扯面广泛。长城证券的分析师认为,考虑到公司上市以来业绩较为低迷,从未在二级市场中进行再融资,不排除未来柳州市产业投资公司(下称“柳州产投公司”)将优质资产进行注入的可能。 2011年1月11日,两面针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柳州市国资委持有的两面针83360652股权(占两面针总股份的18.52%),被无偿划转给柳州产投公司。权益变动后,柳州市国资委不再直接持有两面针股份。 虽然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但是,柳州产投公司被定位为柳州市重要的产业类投融资平台之一,可以充分利用国有优质资源进行投、融资工作,为工业、新兴产业等有潜力的项目筹集资金。 该分析师认为,两面针作为柳州产投公司旗下的上市平台,两面针未来有可能成为股权投融资的平台。 而且,两面针的造纸和捷康制糖的收益期临近。该分析师还认为,两面针未来的反转主要看造纸和捷康。 另外,专家认为,两面针还拥有北部湾银行1亿股(入股价2元)和柳州银行1000万股。近几年,北部湾银行的经营规模迅速提升,并在积极谋求上市。一旦北部湾银行成功上市,两面针又可享受投资带来的收益,可缓解业务亏空带来的资金压力。 记者多次联系两面针董秘潘俊宏,截至发稿时,均未能接通电话,两面针方面也未能对上述情况给予答复。(记者刘琼对本文亦有贡献) 无机纤维喷涂棉
15吨洒水车
吸料机价格
量子太阳膜价格
除雾器批发拿货
货物升降机厂家
九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宝宝有点发烧怎么办
宝宝咳嗽流清鼻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