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综艺韩风中原创出路何在

发布时间:2019-10-13 06:32:37 编辑:笔名

  综艺韩风中原创出路何在

  金力维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韩国荧屏72.45%的热播综艺节目都被引进到了中国,韩国综艺在中国荧屏占比高达43.27%。二季度综艺节目几乎摒弃了原创和欧美范儿,一水儿的韩国“泡菜味儿”,除了四大卫视周五档节目全部韩国血统,周日档的《我们相爱吧》、《为她而战》、《花儿与少年2》,周四档的《世界青年说》也都是韩国引进。就连央视也要推出韩国综艺节目《无限挑战》的中国版,无怪乎友揶揄,中国人到日本抢购马桶盖,到韩国抄底综艺节目。

  购买韩国综艺节目虽价廉物美,但中国荧屏就要这样任凭“韩风”肆虐而不求原创?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因为眼看着韩潮凶猛,但事实上,现在是国产综艺节目已经进入韩国制造3.0时代,即在引进模式的基础上,原创比重逐步加大,超过了五成甚至更多。以江苏卫视热播的《我们相爱吧》为例,制片人池源表示制作完成的节目已经完全看不到韩国原版《我们结婚了》的痕迹,保留的部分是原版的温暖气质,相当于提炼了原版精华。

  按业内制作人的说法,韩国综艺舶来三年,三步进阶:在1.0时代,中方以单纯引进韩国模式为主,韩国团队占据了的主导权;过渡到了2.0时代之后,以“中韩联合开发和制作”的综艺越来越多,尽管也是脱胎于韩国模式,但中方发挥了一定的原创空间,开始在原创上下工夫,《奔跑吧兄弟》的本土原创比例就达到了四成之多,且大获成功;而将要迎来的,就是中方制作团队进行本土化比重更大的3.0时代,韩方除了把关关键环节,其他都给予了中方团队足够的自主空间。这就像孩童学走路一样,从搀扶到牵手,再到蹒跚行走,在拿来的过程中,中国电视人也在逐步成长,积累了更大的自信和能量。

  此外,从制作角度分析,中国电视台经过学习欧美,转向师从韩国,也是一个进步。一位制作人说,与此前购买欧美节目模式只拿到一本厚厚的节目制作说明书不同,韩版模式输出中国的方式更像是传统的手工业作坊,跟韩国电视人合作就像跟着师傅学手艺一般,在理念、创作、操作的磨合中,得到进步和提高。合中,韩国电视人也看到了中国电视节目所具备的不可比拟的优势:韩国综艺虽然发达,但制作经费有限,其重要程度是低于电视剧的,一个综艺节目一年的制作费都比不上16集电视剧制作费的一半。从明星的级别上来说,综艺节目能请到的大咖少之又少,一旦知名度足够高后,就会转向影视剧领域。一位韩国企划部主任断言,五年后,韩国综艺节目将被中国反超。此言虽然与眼下的现实对照不太实际,暂时听起来只是一句客气话,但以影视剧发展态势,如今大陆影视剧已经对此前的台湾偶像剧和TVB港剧实现“逆袭”,为什么综艺节目就不可能呢?

  在全民娱乐的狂欢里,文化节目虽然整体声势不大,但就是在这种偏安一隅的环境里,对原创的摸索逐渐成熟。中央电视台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购买的美国版权,但由于汉字书写和英文拼写的截然不同,使得节目的每个竞赛环节到字库选择都必须原创。去年的《中国成语大会》和今年年初的《中国谜语大会》则是纯原创。在2015年央视科教频道节目资源推介会上,频道总监金越携《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诗词大会》和《我的一本课外书》、《手艺》、《味道》等六档今年制作中的文化综艺节目制片人亮相。继而公布的一组收视数据让人惊讶。2013年《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季在暑期播出,原本并未引起业界太多关注,但这档节目在当年《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强势竞争下,取得了同时段全国收视排名第二的好成绩,于是被央视临时调档到CCTV-1播出,总决赛收视率打败《中国好声音》排名。2014年,“汉听”第二季,也是大举引进韩版综艺节目的年,“汉听”收视位列全国第三,节目发起的“全民焐热冰封汉字行动”吸引了超过6亿民参与,且是不重复计数的结果。也就是说,几近全国半数人口观看了这档节目,这是眼下任何一档成功的娱乐综艺节目所无法企及的。同样,2014年,季《中国成语大会》在CCTV-1播出时,共有5.59亿人次收看,且收视分析表明,该节目受到了具有较高教育背景观众的欢迎,大学以上教育背景的观众与其他同期在播节目观众相比高出152%。在文化综艺节目的带动下,央视科教频道积累了稳定的观众群,2015年收视份额创七年新高。2015年,央视将继续《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第三季,赛制、内容应观众要求重新调整,譬如,全面改善题库选字过难过偏,每对选手均从常用易错、应知应会字词开始对抗,将高难度字词融入经典名句辅以白话文解释,并加强学者嘉宾的现场解说,讲述文字所传达的生动历史典故。

  不光是收视数据让人惊讶,广告数据也同样令人咋舌。2014年,《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和《中国成语大会》累计广告收益达2.4亿元,和同期热播的娱乐节目动辄超过10亿的广告进账相比,还距离遥遥。或者说,更好的口碑和更多的收视人群在市场上并没有换来等额的广告收入。两档节目的制作人关正文感慨,“我们已经是非常幸运的。市场有自己的规律,你只能接受。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长地活下去。很多大制作节目只求速生,不在乎速死。但一线的季播节目,像《中国好声音》、《爸爸去那儿》和《汉字听写大会》,则已经进入了比拼耐力的阶段。现象级节目早已不是目标,长寿才是。”

  在欧美等国家,很多节目都拥有30年以上的历史。持之以恒的创新比爆发式创新更重要,可目之所及,《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第三季已现疲态,电视人大规模购买韩国版权、模式的深层次原因并非观众喜新厌旧,而是对已进入疲态的名牌节目持续创新比重新找个点子推陈出新要难得多,老节目退出舞台,新节目接档,娱乐节目的制作人似乎永远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个节目上。所以,3.0时代的韩国舶来品在带动全民视听狂欢的同时已经给人感觉后继乏力,明星拼命博眼球之姿还能坚持多久?而反观3.0时代的文化节目,却还像个初生的婴儿显现出旺盛的生命力,修改和提升的空间很大。这其中的原因有两层,一则,原创与舶来,其本质完全不同;二则当精神生活只剩下了娱乐的狂欢,大家就会回头寻找价值。喧嚣该是短暂的,真正有文化价值的产品早晚还是主流。

  中国观众在荧屏上看到了太多的喧嚣与华丽。在市场和资本的巨大诱惑下,很多应运而生的节目随波逐流,只求快速拥有观众,却并不承担提供精神价值和精神力量的传播使命。大家都在争取观众,争取广告,而放眼未来,或许就在三五年间,谁拥有品牌价值高、可持续生命力的节目,谁才能成为终的赢家。 J187

软装搭配
游泳
心情日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