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津媒曝15年前两足球官司内幕陆俊如何走向

发布时间:2019-06-09 22:59:35 编辑:笔名

津媒曝15年前两足球官司内幕陆俊如何走向邪路

从1994年开始实行职业化以后,中国足球进入了一个新天地,职业代替了专业,运动队演变成俱乐部,这是中国足球一次脱胎换骨的变革,真正融入了世界足球发展的潮流。

但是改革初期,由于监管缺失不到位,法规制度不健全,也导致中国足球走了不少弯路,假赌黑泛滥。而媒体在行使舆论监督职责时,难免会与足球利益集团发生冲突,所带来的就是足球官司的增多。

上世纪90年代末期和新世纪初,是足球官司的高发期,代表性、社会影响较大的是国际裁判陆俊与广州媒体的名誉侵权官司,这也是中国足球职业化后的例足球官司。

官司的起因并不复杂。1998年3月24日,广州的《羊城体育》报刊登了一篇《首尾之战场外音》的文章,公开揭露说,在甲A联赛轮广州松日队主场与大连队比赛前,当值主裁判陆俊收了客队的20万元现金。信息的提供者则是曾在广州某体育专业媒体做过,后转行到足球俱乐部工作的一位副总经理。

消息一经传出,即刻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面对媒体的指责,在国内外足坛开始走红的陆俊,虽然心中有鬼,但他既不敢承认,也不能承认,只能打肿脸充胖子,要与媒体通过司法渠道,为自己讨回公道。

一方是媒体,一方是社会知名人士,双方各有自己的支持者,陆俊的后盾当然来自中国足协和利益集团,而媒体方面则得到社会舆论的鼎力相助。其实,事态发展的初期,对立双方对打赢这场官司,心里都没有底,陆俊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广州媒体也苦于手中并没有更多的证据,只凭松日俱乐部官员的一句话,以及2名其他媒体的,但他们又不愿意出庭作证。而此刻消息的提供者知道摊上了大事,早已躲的无影无踪。

劝和成了各方的共识,虽然事情开始,双方剑拔弩张,一定要决出输赢,但陆俊在广州次起诉被驳回后,权衡利弊,双方心态都已经有所变化。尤其深知做人之道的陆俊,他很明白纸包不住火,不是不报,只是时辰不到。根据广州媒体当事人后来回忆,他们曾利用各种方式,与陆俊和足协高层接触,希望能化解这次纠纷,但后来事态的发展,陆俊本人想和解,已经身不由己,必须要打这场官司。官司陆俊赢了,但在媒体中也埋下了仇恨的种子,14年后,时辰终于到了,他站到了被告席。

陆俊原本是一个勤奋上进的体育工作者,经过自己的努力,一直走到足球裁判的顶峰,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金牌国际级足球裁判,2002年,他随同中国队一道闯进世界杯决赛周赛场,作为中国足球裁判的人,他对中国足球是有贡献的。只是恶劣的足球环境,他无法出污泥而不染,渐渐发生蜕变。

也曾加入劝和的行列。先给广州方面打,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和他们的意图。随后,找陆俊做工作。当时陆俊与主管裁判工作的足协官员张健强关系密切,虽然他不是足协人员,但几乎每天都泡在张健强的办公室里,经常到足协采访,总能与他碰面。相互沟通没有障碍。

将想法同陆俊一讲,告诉他对方希望和解的态度,努力劝说他不要闹到法庭上,大家彼此之间都很熟悉,非要坚持下去,对双方都有伤害。问他,大家是否可以坐下来谈,寻求一个相互妥协的解决办法。

似乎陆俊得到了某种暗示和一些方面的压力,老哥,这件事关系很复杂,我已经无能为力,必须要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讨回公道。 对于的游说,他很客气。

见陆俊如此态度,不好再说什么,劝和失败,虽然后来又多次见到过陆俊,仍劝说他和解,不要两败俱伤,但显然在幕后利益集团的支持下,陆俊也只好睁着眼说瞎话。经过一番曲折,陆俊终于在北京历经法院两审打赢了这场官司,并获得10万多元补偿,他也没有要这笔钱,全部捐赠了出去。

遗憾的是,赢得官司的陆俊并没有收手,继续在邪恶的路上下滑,就在赢得官司的两个多月后,他与张健强合伙又导演了渝沈之战。正义永远会战胜邪恶,14年后,终于东窗事发,在反赌扫黑风暴中,陆俊成为阶下囚,交代了收取贿赂的罪恶,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代价。也还了媒体一个公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对广州《羊城体育》的上诉终审判决前10天,一场影响更大的足球官司出笼,只是这次角色由个人对媒体,换成媒体起诉中国足协。1999年9月13日,江苏《无锡》向法院提交诉状,对中国足协提起名誉诉讼。

官司的起因同样很简单。1999年6月,中国国奥队在上海参加奥运会外围赛期间,国内多家媒体突然刊出球员舒畅和李蕾蕾要退出国奥队的,按照中国足协的说法,这是明显的扰乱军心,给国奥队备战带来了严重的心理影响。

当年的7月26日,中国足协召开发布会,根据调查结果,宣布了对这起假事件的处理决定,取消《无锡》等几家媒体采访中国足协所主办赛事的资格,并要求这些媒体在报纸上公开向舒畅和李蕾蕾道歉,消除影响。

足协一纸决定,引起被处罚媒体的强烈反弹,尤其《无锡》反应更激烈。其实《无锡》并没有刊登有关舒畅和李蕾蕾要退出国奥队的,但中国足协的调查认定,消息的出处来自该报一名胡姓,是消息的制造者。

原来该报的这名体育与时任国奥队领队李晓光是大学同学,为能从李晓光那里得到球队赛前的信息,于是就给同学领队打了一个,有老同学这层关系,中两人交谈甚欢,透露了很多关于球队的信息。但说者无意,听着有心,几名旁听从中听出了画外音,一条重磅出炉了。

事情发生后,李晓光当然不会承认说过舒畅和李蕾蕾要退出国奥队的话,而《无锡》的胡姓和几名同行,也拿不出录音等相关证据。自然这条消息就成了难以说清楚的假。

开始,双方的态度都比较克制,无锡方面还专程进京,向中国足协提出打假打错了人,《无锡》没有刊登假,只要足协撤销处罚决定,此事即可以了结。

借着双方还没有撕破脸的档口,再次想做回说客,希望能调停双方的冲突。

这次先找到人民体育部主任刘小明,他同时还是中国体育记协和全国体育学会的主要负责人。对于的想法,刘小明很支持,因为这件事牵扯的就是体育,协会要维护的采访权,同时也要打击编造虚假的行为。他让尽快与各方联系,可以调停双方之间的矛盾,需要体育记协出面做什么,都全力支持。

马上又与《无锡》联系,一直打到总编室领导处,向他讲明了情况,询问可否坐下一谈,解决纠纷。对方很客气,几天后,收到了无锡方面寄来的信函,至今保留着。

后来的事情,人们都已周知,由于足协态度也很强硬,不收回处罚决定,《无锡》无奈向当地法院提出起诉。开始足协提出管辖权的问题,认为案件影响大应移送北京高院审理,被无锡法院驳回。一审判决中国足协败诉,除在报纸公开道歉,并赔偿3万元损失。

中国足协不服,提出上诉,但形势依然对中国足协不利,想尽快了结官司的中国足协,只得屈尊与无锡方面频频接触,在双方都退让一步的情况下,终达成庭外和解。整个官司历时半年,后来人们视线转移,已经没有人再关心了。

中国足球职业化前10年,由于法规不健全,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导致足球官司不断,你卸妆,我登场。根据统计,在与媒体有关的足球官司中,除《无锡》诉中国足协的官司外,多数是媒体成为被告,但媒体输得官司却并不多。

正是媒体的舆论监督,推动中国足球从大乱走向大治,经过反赌扫黑风暴的净化,各项法规制度不断完善,中国足球正在朝着健康的路发展。

常熟
医院医生
小儿紫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