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七十六默示录跳动

发布时间:2020-01-23 12:43:06 编辑:笔名

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 七十六、默示录の跳动

1

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么益处?

——圣经

2

这里终于有风慢慢的慢慢的流动起来了。

热热的、干燥的气流,时有时停的在半空打滚,如同是灼热的海波哗哗的翻动,奶白的云朵被吹得变了形状。

又过了一会儿,白发少女失力的弯下身子,把消失了三分之一的矿泉水瓶子放在身边,之后又一声不响的靠在了长椅椅背上。

身后的花坛里百合花洁白的如同一朵雪莲,蒲公英簇拥着她形成一团团不知名的图案,空气中弥漫着花的香味。

但是少女闻不清晰。

她正在发烧,脑袋里迷糊的像是浆糊,眼前的事物模糊不清,尽管她的视力超出规格的好。

早在昨天下午,那条因为「第七学区街道破坏案」而造成的街道损毁被整修完全,今天早上白兔子·艾莉丝的工作时间又被调整为原来的七点到九点,这对少女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在秋野绫子永远都看起来有些狡黠但却美丽高贵的像是中世纪骑士夫人似的笑容里,处于精神恍惚状态的上条夕麻只能再次被狮堂镜子强迫穿上那件单论露出度就足以让任何男孩子血脉喷张的白兔子服装,就这样开始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工作。

今天不同的地方之一大概就是没有见着滨面吧......啊对了,她一下子就想起来滨面好像被人「误会」成偷车贼了,现在可能还在某个拘留所被黄泉川爱穗深深的疼爱着吧?

...再有就是没有了天街那样持有贵宾卡可以提出各种过分要求的「骨灰级顾客」,还有像昨天那样的幸运顾客在那个时间也没有到来,这对女孩儿来说还真该是值得庆幸的地方。

——「唔哎?夕麻酱发烧了吗?......真是的天街那个男朋友就当得这么失败吗......但是因为发烧眼神迷离脸颊微红的夕麻酱看上去比以往还要诱人呢~」

就和上面说的那样,秋野绫子是这么考虑的。

她虽然在夕麻不注意的时候喃喃低语着像是「胳膊上的伤口为什么好的这么快?

这样一来激发人们保护欲的受伤的瘸腿兔子小姐不就没办法像昨天那样有爱了吗?

」这样的话,可是在学园都市这么充满科技魔法的城市好像在市民的眼中一切变得都有可能发生。

一切在这里都可能发生。

就算在某天的某个傍晚,有个茶色头发的哔哩哔哩美少女追着一个刺猬头的衰相男生不停的释放雷击之枪在这种科幻的都市也早就变得见怪不怪了。

秋野绫子找到了更好的办法,就只是普通的发烧而已,吃完药之后再睡一觉就会好吧?

......那么在那之前就好好的利用夕麻酱的发烧吧。

抱这种丝毫不体恤员工心情的想法,她没有暂停少女的工作,而是让她变成了一只「病态而诱人」的兔子小姐......

啊啊好吧,

看起来少女本人也相当的在意呢。

此刻这个「伪三无呆萌路线」的女主角坐在长椅上也有好一会儿了,那些目光停留在这边的男孩子们也因为惧怕夏天的温度渐渐接二连三的走掉,除了地铁和空轨列车铃铃作响的声音,还有天空缓慢飘过带着巨大液晶显示屏的飞艇,慢慢的逐渐变得空无。

结束工作之后走到了这里,然后少女就想着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不幸了。

她记着有这么一句话——「只要足够的认真谨慎,那么世界上就不存在不幸。

」——那要是活得认真起来,是否一直能有一个出门都会捡到一百元硬币的好运气?

这她不知道,欧尼也不知道,但她还是会去努力的工作的。

工作是必要的吗?

不,完全没必要。

对于还是个女高中生年纪的男生女生们来说,工作这件事情除了假期的时候做做兼职挣点零花钱以外完全没必要。

甚至他们完全可以在三伏的夏天窝在冷气机不间断供应冷气的学生宿舍里,看看某本异世界魔幻系轻小说或者追某部近很火的动漫,在男女CP排行榜上边投下各个御宅族眼中举足轻重的一票。

学园都市的补贴用完的时候,根本用不着跟家里人要钱,账户上往往会自己冒出来一个相当份额的数字。

上条夕麻这个少女也可以像那样生活,如果能够做到的话,她可以让欧尼告诉爸爸妈妈「小夕现在在我这边」,然后就不必再过得那么辛苦。

完全用不着工作。

——为什么要工作呢?

——为什么要在这里呢?

啊,大概是为了某件事吧......也许只是去做一些能够安慰自己的事情,能够帮助别人的事情。

这个答案她自己都有些模糊不清,自己的内心牵强不已。

——为什么不当面对欧尼解释呢?

为什么不知道如何对爸爸妈妈说呢?......又或者,为什么老是在同一个地方兜圈子呢?

她混乱的发烫的小脑瓜里突然冒出来很多平时不去想也想不明白的问题。

假如现在就回到家人的身边,他们还是会让自己去依偎的吧?

还是会讲故事给自己听的吧?还是会再晚上呆在自己身边陪自己入睡的吧?

其实很久之前就觉得这样子很不对劲,夕麻也一直都觉得自己肯定很不对劲。

渴望着,妈妈在厨房里煎鸡蛋烤吐司,爸爸坐在沙发上读报纸,哥哥对着洗手间的衣领整顿领结的早晨。

这样的温暖,就像已经很多年没见过的小表妹乙姬那样,粘着欧尼去照相馆留下纪念的一册。

这时,风好像比刚才稍微大了一些,

她想——

「呀,毕竟中午了呢。

中午的天气也变得有些闷热,人工智能的少女告诉她明天早上应该有雨。

她「唔」的答应了一声,开始看戴在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型超级电脑,莹蓝色发光的电子屏浮在距离手表几厘米高的空气中,科幻的让人觉得不真实。

少女不知道自己在浏览什么,时间与思维前后混乱。

目前为止,亦或者到现在,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心里面说不出来的违和与介意。

其实她是个很害羞的孩子,就算当初在发疯的地方发疯的时候,她也是会把那个疯子的道路全部「清扫干净」不留一点痕迹,那个杂音响起来时她变得目光微浅。

少女一直以来都在勉强自己,可笑的认为自己是个男生,可怜的坚持「所有人都能够开心的笑着,哭泣这种事情只有我自己就够了」,然后再傻瓜一样笨蛋一样去做一些在别人眼中完全不靠谱的事情,该说她是单纯呢还是伪善呢?

她的确是在勉强自己,过去也是,现在也是......至于未来是不是她本人也搞不清楚,可能说是就是也不一定。

这个女孩心里的某一角是黑色的,那里早在几年前就崩坏了,而且没办法修好。

可怕的是,少女一点都没有发觉,她还是正常的呼吸,正常的喝矿泉水,正常的坐在这里吹着夏天中午的风,就好像跨越了七片海洋。

所以她本身就很不合理,完全没办法拿正常人的尺度去衡量一个心理变质的女孩儿,就像刚才为了某个人工智能少女而使用「Airmastery」的超能力去打开一个小小的瓶盖,她的寄托就只是帮助别人帮助别人帮助别人......而帮助别人也变成走下去的道路。

活着的动力。

心脏跳动的声音。

她认为自己,在发疯之后、在平静下来以后,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条路的终点就是能够让她得到逝者的原谅。

虚伪的真实。

的善意。

不幸的思索。

结果听到的是,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被拉扯的越来越远的声音。

上条夕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昨天在小萌老师那里醒来后就忽然发起高烧来,她无意识中已经认为「不帮助别人的话自己就会变成原来那样,就和发疯时候的杀人恶魔一样」,于是她立刻就自责的问自己「我这是...去哪儿了啊?

——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帮助该帮助的人......没有让茵蒂克丝小姐得救,所以天使大人才会有所惩罚?

刹那间,水晶的颜色化为黑色,而黑夜的颜色则变成纯白。

那时所看见的场景,连梦境都扭曲了现实。

她望向天空,心想在的后面会有什么呢?有没有美丽的天使?

啊啊要是美丽纯洁的天使能对自己微笑就好了呢。

她不知道,

天使不会微笑,天使只会哭泣。

这也许就是那份等价的选择,上条夕麻和之前一样没有改变,没有联系家人说「我回来了」然后一家四口抱在一起大哭一场,当然更不会有在那之后去看望神奈川乡下的奶奶,去看看那个长大了的舅舅家的小表妹乙姬。

这到底在干什么?

她到底在干什么?

所有人都感觉她很傻很呆,换成正常人的话,都会那么做的吧?

少女不知怎么的,把一切放在一边,把自己放在了一边。

兔子小姐的工作也是,完全不必要去做,只要打给秋野小姐说自己发烧了让黑兔子·艾莉丝小姐加班两小时也未尝不可,然而她还是忍着头晕穿透迷离的视野努力去做了。

对于这个女孩儿,没有任何可以思考的行动方针可言。

她喃喃自语——

“......保护想保护的人和事物,帮助该帮助的人和事物......”

——我得,像这样活着呢......

——不断地,去努力下去呢......

——被嘲笑也好,被讽刺也好,身为男孩子要帅气的把一切都解决好呢......

——就算只能自己哭泣,这样也没关系......

——只要能够做到,就都没问题了......

结果什么都没有浏览,脑子已经短路成了一个发烫的CPU,她关掉了手表型电脑,微微的眯起眼睛。

唰~

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私家轿车以不低于八十迈的速度刹车停在了长椅对面......准确的说是停在了少女面前。

3

“丫头,”木山春生从距这里不远夕麻刚才去过的那家快餐店里买了两瓶冰过的饮料回来,其中一瓶乌龙茶递给了那个耷拉着呆毛的眼镜娘少女。

“据那个店长说丫头之前一直想要一瓶冰镇乌龙茶来着。”

...如此看来,可能那个店长蜀悉真的是个伪三无呆萌少女控,但是他才不会说他时不时的往少女这边看。

“唔嗯...谢谢。”

在道过谢之后,夕麻先把已经彻底变回常温的矿泉水喝的一干二净,然后才伸手拿住这瓶冒着白色雾气的冰镇乌龙茶。

木山春生坐在她身边,伸手把另一瓶地狱苦瓜绿豆汁喝了起来,“据说这个可以起到防暑的作用。”

“唔......”就和之前的动作一样,少女有气无力的把乌龙茶抵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开始给自己物理性降温。

“...木山博士的车停在这里如果被警备员发现会被处罚吧?”

少女忽然这麽说。

凭这个少女的智商,她当然区分不开到底哪里是停车区哪里又是通行区,不过她的眼镜——Destiny——正在显示这辆兰博基尼正处于违规停车的位置,没有通过语音提醒,那个人工智能少女和往常一样做出了警示。

“唔...被处罚吗......不过天还是真热啊~”

因为之前把车停到停车区后老是忘记那个停车区的具体位置在哪儿而感到苦恼,于是就经常把车停在自己容易记得住的位置,比如第七迷雾的大门前或者是joseph's开设的自动贩卖机旁边,已经习惯的木山春生对于现在把车停在公椅前面的事实自然而言的划分到了小巫见大巫的范围......这个有着严重黑眼圈的残念美女没有在意她是否会被处罚,她开始脱穿在她身上的那件白色外套,直到脱得只剩下了蕾丝花边粉色文胸......

“唔...啊呜!”

...这下迟钝的少女终于坐不住了,在见识到这么具有冲击力的场景后发烧带来的热度在她身上已经不值一提,少女满面绯红的把小脑袋扭向一边,甚至有一团白起气如同热水烧开一般从她头顶上冒出来还发出了上世纪蒸汽机车鸣笛般的声音......

“木木木木木山博士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在男孩子面前这样真的会很失礼快把衣服穿上啊唔!!”头顶的呆毛不安的跳动着,这说明她现在极度慌张......

“唔...哎?是这样吗?”疑问的声音。

“当然是这样!”肯定的声音。

“可是......这里没别人吧?而且丫头也是女人,女人在女人面前就算脱衣服也没关系的吧?”继续着疑问的声音。

“唔唔!!”这次是悲鸣的声音......

————————————

在树荫底下坐着乘凉总比在阳光炙烤的街道上跑路要好过的多,而且还有冰镇饮料喝就更让人觉得舒服,这里也有风吹了起来,些微的百合花粉在看不见的视野中吹得飞舞,空气中从刚才开始就有一种香香的甜腻气息。

白发异瞳的眼镜少女尴尬的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Destiny,在确定旁边的残念美女穿好衣服后,才小心翼翼的把翘着呆毛的小脑袋转回来。

“丫头......这是在这里休息吗?”

“唔是这样呢唔......今天早上在染血黑兔工作了。”

“...是麽,这样啊,很辛苦吧...”

“唔......木、木山博士呢?”

“我接下来要去水穗机构病院,还有一份调查表没有完成。”

“...唔”少女知道眼前这个大姐姐一样的博士为什么会三天两头泡在医院,就像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心跳声,她没有说出话来。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仿佛这里连叹息都会消失的默然会来临。

“唔”,还是少女发出了声音,“木山博士...能帮我把这杯乌龙茶的瓶盖打开吗?”

“..................哎?”

安庆市第二人民医院
长春治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黑龙江治疗卵巢炎医院
吉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湛江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