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李厉芙卢森堡

2018-11-01 10:05:25

4月13日,有“创业板并购风向标”之称的蓝色光标发布2015年季度业绩预告,净利润为-9588至-11142万元,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178%-191%。这也是该公司历史上次单季度报亏。受此消息影响,蓝色光标当日股价重挫5.97%。

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蓝色光标参股的境外公司进行了商誉减值准备,与集团公司主营业务无关。2015年4月10日蓝色光标境外参股子公司Huntsworth披露了其2014年经审计的财务数据初步结果。Huntsworth对其控制的两家子公司Citigate和Grayling进行了商誉减值,减值金额合计7150万英镑,造成其2014年度净亏损为5617.2万英镑,因持有其19.85%股权,Huntsworth亏损对蓝色光标2015年季度净利润产生约12764万元人民币的影响。用一句现在流行的话来说,这真是“躺着也中枪”。

蓝色光标是目前亚洲大公关公司,各项业务发展迅猛,连续多年保持高速增长态势,现有员工近4000人,2013年营业收入35.8亿元人民币。自2010年2月26日上市以来,公司总市值也从上市之初的32亿元膨胀至今年3月峰时逾380亿元,急剧扩张了近11倍。

国际化是蓝色光标明确的战略方向之一。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蓝色光标开展了一系列的海外并购。2013年4月,蓝色光标收购英国公关集团Huntsworth19.8%股份。其后,蓝色光标又接连收购全球着名社交营销代理机构We Are Social、硅谷智能硬件设计公司FUSE PROJECT、美国大数据分析公司Blab、北美传播巨头Vision 7等公司的股份。

作为国际化进程的历史性一步,蓝色光标收购英国Huntsworth股份可谓一炮打响。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Huntsworth是一家全球的公关顾问集团,在32个国家和地区拥有72个办事处,旗下公司业务横跨英美、西欧和东欧,以及中东、非洲和亚洲太平洋地区并在伦敦证交所上市。其业务重点涵盖消费、科技、金融服务、政府和公共服务、医疗、食品和饮料等领域,2012年营业总收入达1.73亿英镑。Huntsworth旗下拥有四个着名品牌。

蓝色光标出资约3.5亿元人民币购买Huntsworth定向增发的新股,拥有其19.8%的股份,成为Huntsworth大股东。Huntsworth首席执行官查德林顿表示:Huntsworth和蓝色光标的战略合作是全球公关行业的历史性事件。而蓝色光标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赵文权表示:双方的合作是完美的互补。通过投资Huntsworth,蓝色光标将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全球络。

可时间刚刚过去两年,曾经风光无限的海外并购,就为蓝色光标带来了巨额亏损。造成这一严重后果的主要原因就四个字:商誉减值。

按照英国的会计准则第10条规定:对无形资产和商誉均应考虑减值问题。但同时也注明:对摊销不超过20年的无形资产和商誉,在购买的个会计年度末,就进行减值测试。同时,只有在账面价值出现可能不能收回的事项或变化,才进行减值测试。

可见英国的会计制度对商誉的减值准备也是非常慎重的,在实际操作中,一般出现较为明显的证据表明账面资产可能蒙受损失,或者出现不可逆的负面情况时,才进行减值准备。

而Huntsworth公司2013年的营业收入为17167万英镑,经营利润为1332万英镑,2014年的营业收入为16471万英镑,净利润为-5617万英镑。除利润大幅下降外,营业收入也下降了696万英镑,降幅约4%。

当然,任何企业经营都是有起伏的,仅因为经营收入和净利润下滑,就采取这么严厉的商誉减值措施,如果不是因为经营出现重大问题,就是另有目的了。

此次商誉减值的时机也很微妙,早不减晚不减,偏偏在收购之后的个完整财务年度减。

目前能够看到的是,首先,蓝色光标并购之后,Huntsworth出现了较大的人事变动。蓝色光标董事许志平表示,Huntsworth的CEO和董事长全都换成了新人。当年并购时,蓝色光标董事长赵文权曾说:“我与Huntsworth的CEO查德林顿有长期的友谊,两人的友谊与公司间的合作已维系8年。这是蓝色光标能做成这笔交易并保证未来成功重要的基础”。如今人换了,这种友谊还在么?保证还有效吗?

Huntsworth前董事长查德林顿(Chadlington)是国际公关界的传奇人物,在国际公关业已摸爬滚打了50年,曾被英国女王亲自授予爵位。“查德林顿勋爵”今年72岁,当年他接手时Huntsworth公司困难重重,正是经过他的努力,Huntsworth成为国际知名公关企业。在公司处于下滑阶段时选择退出,我们无从猜测,这位勋爵是否因无力扭转败局而离去。

其次,蓝色光标虽然是Huntsworth的大股东,但并未取得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从股东名单我们看到,虽然蓝色光标持股19.7%,位列大股东;但紧随其后其他4大股东都为投资基金,持股从12.3%到3.7%不等,持股总数为33.42%,远远大于名义大股东。从董事会成员构成看,蓝色光标仅仅派了一个人——赵文权做代表,在董事会决策过程中,势必势单力薄。

投资基金为主的其他股东是否可以在背后联合起来,在很多决议上保持一致意见,从而在决策时否决蓝色光标的意见?在傲娇的英伦,蓝色光标人生地不熟,谁知道在投行圈中有没有一些潜在的业务和人员联系呢?

蓝色光标投入真金白银,却根本无力左右Huntsworth的经营策略及财务制度、管理制度等等,无法使其与蓝色光标的全球战略保持一致。

海外并购是充满风险的,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地雷。并购的时候,往往风险不能充分暴露出来。在并购后续的整合过程中,才有可能暴露大风险。

“就算你火眼金睛,还是有可能遇到一只‘黑天鹅’。从国际并购惯例来看,个并购案中就会出现一个。”

两年前并购时,蓝色光标董事许志平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席话,现在竟一语成谶。

李厉芙(卢森堡)

支吊架管托
电动设备
烤鱼培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