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永利官网入口-首頁(歡迎您)

304永利官网入口
文博天地

文博天地

首页 > 正文

探千年古邑之源,赏六朝遗秀之风——“溧阳地域文明探源”论坛暨六朝考古学术工作坊第四期会议纪要(三)

时间:2022-01-07 15:13:39  作者:  点击:

20211226日下午及27日上午,溧阳地域文明探源论坛暨六朝考古学术工作坊第四期在溧阳万豪酒店二楼会议室继续召开。由于与会学者较多,本次论坛下设第一、第二两个会场,进行为期两天的专题讨论。

会议室里的人们描述已自动生成

会议室里的人们描述已自动生成

第二会场现场

第二会场专题讨论(上)

26日下午,第二会场的专题讨论由云南大学李昆声教授主持,镇江博物馆王书敏研究员、南京市考古研究院龚巨平研究员担任评议人。讨论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行,共有7位学者做了专题汇报

李昆声点评

主持人李昆声教授

来自常州市考古研究所的任林平老师以《常州地区六朝墓葬考古发现及初步认识》为题进行了报告。

任林平

任林平老师发言

在详细梳理考古资料的基础上,任林平老师对常州地区六朝墓葬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五点认识:1、常州六朝墓分布较为分散,主要见于孟河、横林、城南、城西;孙吴和南朝墓葬多为单个出现,两晋墓葬则以族葬居多。2、从发掘情况看,常州两晋墓葬数量多于孙吴、南朝时期墓葬。3、常州六朝墓以砖室墓为主,少见土坑墓。4、常州六朝墓出土墓砖上的纹饰和文字富有特色,不尽相同。5、常州六朝墓随葬器物种类变化较大:孙吴早中期多随葬陶器,青瓷器较少;孙吴晚期至西晋早期陶器减少,青瓷器数量增多;西晋晚期至东晋早期青瓷器数量继续增加;东晋晚期至南朝早期,青瓷器少,开始出现石器物;南朝晚期则多以石制器物随葬

评议人龚巨平研究员肯定了任林平老师对常州地区近年发现的六朝墓葬资料所做的梳理工作。他认为,该文对常州地区近年发现的六朝墓的墓葬形制、分布及随葬器物等方面进行了详细分析,得出了比较全面和规律性的认识。新中国成立以来,考古工作者在常州地区发现了较多重要的六朝墓葬,如金坛金竹墩孙吴墓、溧阳果园东晋墓、常州南郊戚家村画像砖墓等,这些都是研究常州六朝历史文化的重要资料。

   QQ截图20211231145054

评议人龚巨平研究员

接下来,来自北京联合大学的冯小波老师发表了题为《科技赋能,文物焕彩——文化遗产数字化的思考》的报告。

冯小波老师发言

冯小波老师首先介绍了当下文化遗产保护面临的新挑战。他认为,在科技发展新趋势上,文物智库可全面助力文保工作,利用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等技术支撑达到对文物遗产的保护、传承和利用。科技赋能文物,使用高精度实景三维重建会让文化遗产活起来,具体可通过实体“数字陈展”和虚拟“数字陈展”达到文物三维数字信息化。最后,冯老师提出对考古遗址进行保护、展示的七种手段:1、考古遗址全域整体高精度实景三维数字资产(量测精度<2cm)。2、各类可移动文物高精度实景三维数字资产(量测精度<1mm)。3、文物数字化信息管理系统。4、文物数字化三维展示系统。5、实体馆数字化展示系统。6、各类型数字考古信息(数字线画图/真·正射影像/地形图/数字地面模型图/全要素勘测图/……)。7、考古遗址全区域AR应用展示系统。

评议人龚巨平研究员表示老师通过最先进的科技手段保护展示了人类的文化遗产,值得学习借鉴。他认为,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而科技手段的创新,延长了它的寿命和价值,信息技术助力文化遗产是大势所趋。目前田野发掘、实地调查研究都离不开现代科技手段,对考古遗址全域整体高精度实景三维数字案例展示,可为我们今后考古发掘更好地凝聚信息,提供帮助。李昆声教授指出,数字化在考古学上的运用,节省了大量时间和人力,尤其对于不可移动文物展览、研究,更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之后,李教授就数字化在考古学界的大规模推广以及数字绘图的准确性,与冯小波老师展开了深入讨论,气氛十分热烈。

随后,来自连云港市重点文物保护研究所的石峰老师发表了题为《徐海地区魏晋南北朝时期墓葬概述》的报告。

石峰

石峰老师发言

首先,石峰老师对徐海地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建制沿革进行了简单论述。随后,他主要介绍了徐州、连云港、宿迁魏晋南北朝墓葬的发现、分布、形制特点以及随葬器物。在详细梳理徐海地区魏晋南北朝墓葬资料的基础上,石峰老师提出六点认识:1、目前徐海地区发掘的六朝墓葬,时代主要以西晋和北朝为主。2、南北朝时期,徐州地区墓葬受北朝影响较多,连云港地区墓葬则深受南朝影响。3、徐海地区魏晋南北朝墓葬的形制一定程度上继承了东汉砖室墓的特点,但同时也形成了自身特色。4、魏晋南北朝时期,徐海地区战争频繁,以致人口锐减,这是当地发现的墓葬数量远少于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根本原因。5、魏晋南北朝时期,徐海地区民众信奉佛教,导致丧葬习俗由简单(薄葬)逐渐向复杂(厚葬)转变。6、随葬器物外来因素明显,如徐州煎药庙西晋墓中出现的鹦鹉螺杯和玻璃器等。

评议人龚巨平研究员表示通过这篇报告可以全面了解徐海地区魏晋南北朝墓葬的总体情况,对于研究苏北地区魏晋南北朝墓葬,具有重要意义。他指出,该地区处于南北朝交汇地带,政权更替频繁,墓葬无疑受到了强烈影响。评议人王书敏研究员则表示该文对徐海地区的六朝墓葬梳理较为全面,但缺乏类型学分析,可在接下来的研究中进行补充。

王书敏点评

评议人王书敏研究员

200912月至20102月,常州博物馆对溧阳市平桥镇吴村桃园明清遗址、坟山头明清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常州博物馆王偈人老师为我们带来了该遗址的发掘与研究成果。

王偈人

王偈人老师发言

该遗址位于溧阳天目湖镇吴村村桃园自然村的东面,沙河水库的西面。遗址为南北长约50米,东西长约40米的条形台地,主要发现有11间房址,其中南部的4间房屋保留了较为完整的砖墙。该遗址出土遗物较少,主要为青花瓷片,器形有碗、杯、盘等,纹饰有几何纹、缠枝花卉纹、人物山水纹、八卦纹、虫草纹等,仅一件瓷碗底部写有“友昆连君之珍”字款。根据出土铜钱及瓷器,王偈人先生推测该遗址的年代为清代中晚期及以后。

南京金石研究专家叶伯瑜老师认为,报告中友昆连君之珍瓷碗底款释读有误,其应为友昆连璧之珍。他指出,该遗址出土的青花瓷器多属顺治、康熙时期,下限为乾隆时期,故该遗址时代应为清代早中期。李昆声教授同意叶老师的观点,并认为该遗址出土的瓷器很可能是由溧阳当地民窑烧造。最后,李昆声教授与叶老师就该遗址出土青花瓷器的窑口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2008年,南京市博物馆与江宁区博物馆联合调查与发掘了上坊街道赵家山南朝遗址。南京市博物馆岳涌老师在线上以《南京赵家山南朝石器加工场遗址的发现与初步认识》为题,与我们分享了此次考古发掘的主要收获。

QQ截图20220103222910

岳涌老师发言

赵家山遗址位于南京东南部,现存面积约1300平方米,实际发掘800平方米。共发现南朝灰沟2条、灰坑40个、水槽3个,以及数量众多的石器。该遗址的主要收获,是发现了与石器加工有关的柱坑、灰坑、灰沟、砖砌水槽等遗迹。岳涌老师认为,从出土物及空间结构看,赵家山遗址主体性质应为石器加工场,其石材来源于遗址东侧的青龙山。该石器加工场主要产品是小型石器,产品类别主要是建筑用材、随葬器物两类,其中建筑用材类有石礅、柱础等,随葬器物类有石帐座、石祭台与器足,未见石门、棺座等体量较大的石器遗物或残次品。岳老师指出,赵家山遗址出土的石座、石器足与南朝墓中出土的同类器型完全相同,可见南朝墓葬中出土的部分石制品很可能来自该遗址。

评议人王书敏研究员充分肯定了岳涌老师的研究成果。他说,目前发现的南朝时期的石器加工厂较少,故赵家山遗址相关考古材料显得弥足珍贵。赵家山石器加工厂的发现,对于研究南朝陵墓石刻的制作、来源,具有重要意义。李昆声教授认为,该文题目用词不够严谨。在考古学上,“石器”一词通常指“旧石器”和“新石器”中的石制工具,赵家山遗址发现的石柱础、石座、石礅等多为建筑和丧葬材料,且时代已至南朝,故定名为石制品加工厂更加准确。

之后,南京金石研究专家叶伯瑜老师为大家带来了题为《溧阳出土陈嘉猷墓志浅析》的报告

叶伯瑜

叶伯瑜老师发言

叶伯瑜老师从墓主生平、世系亲属、交游名士、研究价值四个方面对陈嘉猷墓志进行分析解读。志主陈嘉猷是明代南直隶应天府溧阳县人,其二十一世祖陈谆担任过江都县令。在详细梳理文献的基础上,叶老师指出,墓主陈嘉猷生前结交名士众多,主要有江以东、袁端化、马从谦、马一龙、缪希亮、焦竑、史元中、赵凤泉等。他指出,《陈嘉猷墓志铭》记载了晚明溧阳社会生态状况,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同时,墓志涉及众多明代溧阳地区世家大族,这些家族都因有通过科举出仕做官的族员而显赫繁盛,是晚明溧阳上层社会的主要构成,如马氏家族、缪氏家族、樊川王氏家族。

龚巨平研究员肯定了叶伯瑜老师对于陈嘉猷墓志的考证工作,认为此篇墓志考证较为详细,一定程度上勾勒出了明代晚期溧阳地区社会文化面貌。他指出,在墓志研究方面,以往学者多关注贵族以及公侯子弟之墓志,忽视了平民墓志。陈嘉猷虽是平民,但其墓志涉及大量明代晚期溧阳社会资料,对研究明代溧阳历史具有重要价值。由此可见,部分平民墓志中也蕴含有重要信息。

随后,来自南京师范大学的徐良同学以《江苏溧阳果园东晋墓的新认识》为题进行了报告。

徐良

徐良同学发言

通过梳理考古及文献资料,徐良对江苏溧阳果园东晋墓的墓葬形制、出土铭文墓砖及墓主身份等问题进行了细致讨论,并提出两点新认识。其一,江苏溧阳果园东晋墓“墓室两侧壁外弧,后壁平直”的特殊形制,应是本地多室墓、双室墓演化的产物,其在固守当地传统墓葬文化的同时,也融入了当时墓内设置棺床、壁龛等新元素;其二,该墓并非是东晋溧阳令□琰和其妻王氏同穴合葬之墓,而仅葬死于太元二十年(396 年)的溧阳令夫人王氏,其夫溧阳令□琰墓应在其附近,或为同茔异穴合葬。

李昆声教授表示这篇论文结构严谨,论证翔实。他指出,该文有两个创新点,一是订正了墓砖上的铭文释读错误,一是订正了墓主身份。他说,限于各种条件,旧有的发掘材料存在诸如年代、性质判断有误或不足的问题。故重新审视旧有发掘资料,很有必要。徐良同学对1973年的溧阳果园东晋墓发掘报告,进行订正,得出更加令人信服的观点,这种敢于质疑的精神值得赞扬。

随着最后一位报告人汇报完毕,26日下午第二会场的专题讨论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顺利结束。

 

第二会场专题讨论(下)

1227日上午,第二会场的专题讨论由姚亦锋教授主持,李昆声教授和王书敏研究员担任评议人。讨论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行,共有5位学者做了专题汇报

来自南京师范大学的姚亦锋老师发表了题为《早期南京古城起源的地理过程研究》的报告。

姚亦锋

姚亦锋老师发言

姚亦锋老师首先说明了地理格局和地貌对城市建设的重要影响。他认为,南京城市景观在2千多年时间里,不断地运动、变化和发展着,其内部人地关系的对立统一矛盾相互作用乃是发展的源泉。早期城邑或者定居点建设,地理脉络的影响非常清晰,这是城镇起源的根本依据。随后,姚老师从大尺度区域空间(长江中下游流域)、中尺度领地空间(宁镇山脉地貌区域)、小尺度核心空间(城市建筑街区)三个方面分析了南京古城起源的地理过程。他指出,春秋战国到秦汉,控制水系成为军事首选,南京东南方向接太湖水网地带,西部连接皖南丘陵地区,隔江对应是江淮大平原,南京早先城邑选址多次变更,都是对于这一带水系格局的控制选点。最后,姚老师强调,从地理空间视角研究历史城市能够更加全面和深刻地抓住历史风貌的本质。要以地理学研究空间分异规律、时间演变过程及区域特征的途径和方法,辨析区域分异格局, 时空演变过程,人地关系耦合,从而在更广阔范围和深度把握历史城市风貌的机理。

评议人王书敏研究员认为,该文从地理学的角度分析了南京古城的起源,视角新颖。他强调,对于考古学而言,尤其是史前的文明研究,城市的出现具有重大的意义,而城市的建设又与地理环境密切相关,故从地理学的角度来分析南京古城起源,是必要且具有重要意义的。李昆声教授认为此篇论文属于历史地理学的范畴,是有关南京古城起源问题的前沿性研究成果。

随后,南京市考古研究院的王宏老师在线上作了《河随城变——南京古代城市河道变迁考略》的报告。

  王宏

王宏老师发言

王宏老师认为,南京是六朝古都,十朝都会,六朝时期的建康是研究何以中国这个大命题中重要的一环。他认为,历史时期南京地区的河道变迁分为三个大的时期:六朝时期、杨吴南唐时期、明代。通过分析考古发现的古河道遗迹点,结合文献记载,王老师基本理清各个时期南京古代城市河道的分布及其变化情况:1、六朝时期:北湖、潮沟、青溪、运渎、城北渠(珍珠河)、秦淮河、宫城内 水(天渊池等),宫城外护城河(南堑)。2、杨吴南唐时期:杨吴城濠(北濠、东濠、南濠)、护龙河。青溪(现白下路、建邺路南,出涵洞口一线河)珍珠河、运渎(只存建邺路以南河段)。3、南宋时期基本与南唐时期相同,开凿了小新河(东门外至半山园)、新河、新开河。

王书敏研究员肯定了王宏老师近年来在城市水系考古的工作,称赞该文从水系变迁与城市空间布局的角度,对南京古城进行了深入研究。他强调,城市涉及范围及内容十分广泛,相关考古发掘及研究工作难度较大,城市中的河道常常因自然或人为因素变动无常,这无疑需要研究者倾注大量心血进行研究。

接下来,来自南京师范大学赵五正同学发表了题为《邳州煎药庙西晋墓地汉画像石再利用方式及其意义》的报告。

   赵五正

赵五正同学发言

赵五正从“‘再建画像石’定义与特征”“煎药庙画像石位置、内容及原始意义”“煎药庙墓葬画像石利用方式差异与影响”三个方面展开讨论,并提出三点认识。第一,西晋受到汉代画像石墓葬影响,从而有意利用汉代画像石原始意义重新组合,以达到墓主及其后嗣的目的,与单纯将画像石用作建筑材料忽视其意义的墓葬需要慎重区分。第二,从煎药庙M9相关考古材料看,汉魏之际,汉代传统思想不可能一朝一夕消失殆尽,在某些方面仍有孑余,并通过有意利用汉代画像石等方式得以承载。第三,汉代画像石原始意义在魏晋人眼中逐步消退瓦解,画像石在墓葬中的功能也逐步变为单纯的建筑材料,以至于汉代画像石最终消失于墓葬中。

评议人王书敏研究员肯定了赵五正同学对已有材料再研究的创新性,并高度赞赏王志高教授传授学生敢于质疑、敢于创新的教学思想。他指出,该论题涉及内容较为重要且丰富,可以继续展开深入研究。姚亦锋教授认为,该文涉及材料庞杂,应注重对于核心观点的提炼,围绕有限目标进行专题论证。

20198月至今,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在南京城西南西营村地块发现了一处处南朝佛寺遗址。来自南京市考古研究院的龚巨平老师在线上为我们带来了此遗址的发掘与研究成果。

    龚巨平

龚巨平老师发言

发掘表明,西营村南朝佛寺遗址是一处以佛塔为中心的前塔后殿布局的佛寺。地块内现存佛寺面积约7000平方米,佛寺基址坐北朝南,中轴线上自南至北主要建筑有5组,分别为3号基址及东侧相连的5号基址——2号基址——1号基址及东侧相连的4号基址(F4)。在遗址废弃堆积中,发现有泥塑佛教造像数件,大量莲花纹瓦当、筒瓦、板瓦和大型石柱础等建筑构件等,时代为南朝时期。该建筑基址为南京乃至南方地区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保存最好,布局最为完整的佛寺遗址,有望填补南朝佛寺考古的空白,丰富学界对六朝佛寺的认识。遗址中出土的大量佛教文物,对于研究南朝时期佛寺布局、建筑技术特点、佛教造像艺术风格及东亚佛教文化传播等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王书敏研究员首先肯定了西营村南朝佛寺遗址的重要性,认为是佛教考古的一个重要发现。他强调,该遗址佛寺地宫的发现,为研究南朝时期佛寺地宫瘗埋制度,提供了新的考古资料。李昆声教授认为,西营村南朝佛寺遗址的发现意义重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1、时代早。2、规模大。随后,李教授就遗址出土血珀的来源与龚巨平老师展开深入讨论。

最后,来自南京师范大学的方芳同学,发表了题为《南朝墓葬砖拼壁画中的荣启期形象分析》的报告。

 微信图片_20211229163408

方芳同学发言

方芳首先分析了荣启期地上的形象表现。她指出,地面上的荣启期题材图像,与七贤是分开创作的,荣启期走进图像中最早可追溯于东晋,至南朝也有创作,是高士图中常见的题材之一。而山水与名士的结合,是受到六朝艺术中人性、情感因素的影响,是艺术审美史上的重大进步。其次,方芳对荣启期地下的图像表现与性质进行了分析。她认为,《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像被并列绘制于同一画面中的做法,应最早流行于南朝,尤其是南京及周边地区高等级墓葬中的砖拼壁画中。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拼壁画,实际上就是高士图地下的一种表现形式。

评议人王书敏研究员认为该文结构清晰,具有一定的创新性。他指出,整个六朝时期,社会动荡不安,存在许多奇特的社会现象。我们需将“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置于当时社会大背景下进行考虑。李昆声教授对该文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认为有三个问题需要注意,第一,分析“源”,荣启期为春秋时代人物,对于汉代画像砖、画像石以及其他材料中有无荣启期的形象。第二,南朝时期“竹林七贤”与“荣启期”为何会并列绘制于同一画面中。第三,注重“流”,对于《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画像是否为南朝独有,后世出现《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画像的意识形态与南朝是否一致。

在对最后一位报告人的评议讨论结束后,姚亦锋教授对第二会场的专题讨论做了简要总结。他说,此次会议研讨的主题十分丰富,涉及古代城址、墓葬、文物、宗教、艺术和文化遗产保护等多个方面,极大推动了溧阳乃至南京地域文明的相关研究。在与会嘉宾热烈的掌声中,“‘溧阳地域文明探源’论坛暨六朝考古学术工作坊第四期”第二会场的分组讨论圆满结束。

 

文:熊伟庆、徐良

              图:方可心

审核:王志高、史骏

版权所有:304永利官网入口

访问量: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