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永利官网入口-首頁(歡迎您)

304永利官网入口
文博天地

文博天地

首页 > 正文

才罢广陵曲,又闻金陵谣——2018级文博班教学考察纪要

时间:2021-06-16 10:16:11  作者:  点击: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绿荫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梅雨来临之际难得的晴日,南京师范大学2018级文博班的同学们收拾行装,开始了为期五天的教学考察之旅。

2021年6月7日至11日,按照专业培养要求并结合疫情防控的要求,南京师范大学2018级文博班37名同学在白莉、郭卉2位老师的带领下对南京与扬州地区的文化遗产进行了五日考察,行程安排以“两日南京-两日扬州-南京收尾”为主要架构。

本次教学考察点位设置涉及两座江苏省内城市,除了考虑当地重要文化遗产外,更要为班级同学提供到平时鲜少了解或无法接触的遗址、考古发掘现场参观学习的机会,如郑和墓、大世凹、伍佰村丁奉家族墓。在考察出发前,同学们结合系主任王志高老师上传的参考资料,提前学习考察点的相关背景与学术研究,根据自己的兴趣方向自发搜索附加材料,补充了解考察点。

通过本科三年的学习和王志高老师的教育与熏陶,2018级文博班的同学们学会了带着问题意识看待事物。此次考察一行思想碰撞不断,同学们在一次次发问中收获到的是学术眼光与质疑精神,可谓不虚此行。

 

牛首山

牛首山位于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是南京城南的天然屏障,海拔242.9米,因为东西峰对峙的形状像牛头双角而得名。牛首山历史悠久,风景优美,素有春牛首的美誉,教学考察即从此拉开帷幕。不过同学们首站考察的重点并非游客络绎的佛顶宫,而是位于景区西南隅的郑和墓园。

在本次考察前,王志高老师曾发表题为《谈谈郑和的葬地问题》的讲座,并对现“郑和墓”的位置提出了质疑。现“郑和墓”位置实为1980年代根据郑和后裔的回忆,以及墓址所在地俗称“回回山”、“马回回墓”推定,并未发现任何确凿的物证。然而2002年郑和墓已赫然在江苏省级文保单位之列,随后又被列为“海上丝绸之路”遗产点之一。本着对文保单位之真实性认真负责的态度,更为了给予这位伟大的航海家一个清楚的交待,同学们有义务也有责任前往郑和墓园进行实地的考察。因此,尽管大部分同学都是初次登临牛首,却都轻车熟路地找到了现“郑和墓”的位置,并就其真伪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但当拾级踏上入口处象征郑和七下西洋,历时28年的四组七级石阶,青石砌筑的坟茔逐渐出现在视野中时,同学们又不约而同地屏息凝神,仔细观察着这座后人为郑和营造的安魂之所。轻风拂过,松涛阵阵,与六百年前宝船破浪之声,共奏成跨越时空的回响。

郑和墓园当年修建时参考了郑和后裔及回民的意见,仿扬州普哈丁墓修成了伊斯兰风格。然而根据王志高老师的考证,郑和去世前早已皈依佛门,并曾于游览牛首期间心有所感,发愿奉施佛窟寺。而有明一代宦官亦多崇佛,南京地区发现的明代宦官墓葬如洪保墓、杨忠墓等,皆于墓址附近营建坟寺,以继香火。将1935年罗香林于狮子山西南麓调查发现的“黄琉璃瓦”与清光绪十年“郑和后裔郑锡萱元配陈氏墓碑”对照,郑和之坟寺很有可能就是碑文所记“广缘寺”。按此,郑和墓以伊斯兰风格修建,实在是有违初衷。

郑和墓合照

郑和墓前合影

郑和墓

郑和墓

王老师推定郑和坟寺“广缘寺”位于“大石凹”(今“大世凹”)周围一带,郑和真正的葬地应在广缘寺北。该区域位于牛首山景区以西,同学们在牛首山景区西出口处对大世凹、郑和墓两处进行了航拍摄影,并就相关情况进行了讨论。

d9d417e96161ddd01c813c2c42a5bb8

653402327ca2d94463046b2e7dd3aad

郑和墓、大世凹航拍图

当日下午,同学们继续在景区内陆续参观了佛顶宫、弘觉寺塔等地点,发现佛顶宫内装修富丽堂皇,但实际存在诸多与佛教历史文化不符的问题,如将“华严三圣”之一的普贤菩萨附会成龙蛇生肖的本命守护神,并将大量普贤尊身拼凑成“千佛题材”的布局。弘觉寺塔现塔身为明代重建,其地宫中发掘出的鎏金喇嘛铜塔塔座上曾发现“佛弟子御用监太监李福善奉施”铭文。因郑和曾用法名“福善”,该塔曾被认为也与郑和有关。同学们通过探讨李福善之身份及弘觉寺塔与郑和墓关系,普遍认为弘觉寺塔与郑和关系不大。

佛顶宫

佛顶宫前合影

 

洪保墓

离开牛首山景区,同学们马不停蹄地赶往位于南京市宏善养护院的洪保墓进行参观。蔡俣老师盛情接待了同学们,并为同学们对洪保墓的基础情况进行了基本的介绍。洪保墓位于南京南郊的祖堂山南麓,为一座前后室券顶结构的竖穴土坑砖室墓,全长9.7米,蔡老师介绍称,这种大规格的墓葬在明代宦官中比较罕见,可能涉及逾制。洪保墓中最为重要的发现是洪保寿藏铭,该寿藏铭发现时紧靠封门前,石质、方形,有两道铁箍,刻文保存较为完好,志盖篆文“大明都知监太监洪公寿藏铭”。由于洪保是郑和下西洋使团的主要领导成员之一,寿藏铭内容又涉及郑和下西洋相关的重要史料,补充了此前对于郑和下西洋细节理解上的空白,因此洪保墓一经发现即受到学界的重视。

本次参观我们幸运地得到了进入墓室内参观的机会,得以对墓室内的细节进行细致的考察。同学们发现在洪保墓后室左右两壁各安置有一对铁环,以嵌于壁面内的铁钉固定,有学者提出这可能与“铁索悬棺”的葬式有关,并认为可能受到了道教思想的影响。但洪保墓所设置的铁环高度经过同学们的实际测量,距地面仅29厘米,低于棺床高度(30厘米),考虑到还要加上棺椁本身的高度,那么尽管确实设置了“铁环”,也断无可能做到“悬棺”的效果。蔡老师指出这种设计可能象征意味多于实用功能。之后,同学们向蔡老师请教了洪保墓已做保护性回填的排水沟的位置,以及石门的痕迹等问题,蔡老师为同学们作了一一解答。

洪保墓

洪保墓合影

洪保墓测量

洪保墓墓壁铁环高度测量

 

南唐二陵

67日考察的最后一站,同学们来到了南唐二陵,南唐二陵同样位于祖堂山南麓,距离洪保墓所在地仅三分钟左右的车程。金铮老师为同学们做了全程的讲解。通过前期查阅报告同学们了解到,南唐二陵发掘始于1950年,包括南唐先主李昪及其皇后的钦陵和南唐中主李璟及其皇后钟氏的顺陵。两座墓葬均曾被盗掘,但仍保留了640余件珍贵文物,主要为陶俑、陶兽以及铜、铁、漆木器等,为了解五代南唐的衣冠服饰、礼仪制度、墓葬制度提供了宝贵的参考资料。二陵皆因山为陵,规模大致相同,均为前中后三室墓,钦陵共有10个侧室,而顺陵仅有8个侧室。李昪钦陵的前中二室用砖造,后室为石砌;而李璟顺陵则几乎全为砖造。

金铮老师首先介绍了李昪、李璟、李煜祖孙三代的生平及诗词成就,随后便带领同学们进入墓室内参观。同学们重点考察了二陵墓室壁面上的斗栱、阑额、橑檐枋等仿木结构建筑样式,观察钦陵中室北壁两侧的石浮雕武士立像,在石刻线条深处,隐约可见涂朱痕迹,结合墓室内现存的彩绘牡丹、云气纹等图案,两位武士想必曾经也当身被华彩。在钦陵后室,光线已经十分昏暗,石砌叠涩顶将暑热隔绝在墓外,金老师以手电为我们指示出棺床前左右三面各浮雕八条向前行进的龙纹,两道曲折迂回的沟槽从棺床下蜿蜒而出,象征江河,与墓顶彩绘的星象图交相辉映,让人不由想起那句“山河破碎文星在”的诗词。中主李璟薨逝时,南唐国祚已见颓势,加之墓室营建仓促,因此顺陵中并未见钦陵一样精致的浮雕彩绘装饰。

走出墓室后,金老师带同学们参观了南唐二陵景区内的南唐二陵博物馆,里面展出了部分二陵文物及复制品。金老师重点介绍了玉哀册,玉哀册由和田青玉制成,所刻文字原内填金粉,其上“维保大元年”字样成为了确认南唐二陵的重要证据。

南唐二陵

南唐二陵前合影

南唐二陵讲解

金铮老师为同学讲解南唐二陵

彩绘

钦陵后室墓顶彩绘星象图

 

萧恢(萧亮?)墓石刻、萧憺墓石刻、萧秀墓石刻

在大一学习期间,同学们已经考察过位于狮子冲的昭明太子萧统墓石刻、位于学则路的萧宏墓石刻以及位于甘家巷十月村的萧景墓石刻,因此68日的教学考察选择了位于甘家巷的另外三处萧梁石刻。

在甘家巷西梁始兴忠武王萧憺墓石刻以东约60米,相邻分布有一对保存较为完好的南朝辟邪,该对辟邪自晚清张璜推定为梁鄱阳郡王萧恢以来,学界鲜少有质疑,现在石刻周围也立有多处“萧恢墓石刻”说明牌。王志高老师在《南京甘家巷“梁鄱阳王萧恢墓神道石刻”墓主身份辨证》一文中指出,萧恢为梁文帝萧顺之第九子(一说第十子)、费太妃所生,萧憺为梁文帝第十一子、吴太妃所生,两人为异母兄弟,萧憺为弟,萧恢为兄。按六朝家族墓葬“尊者居右”的排葬规律,如墓地坐北朝南,则东为卑,西为尊,萧恢墓理应居西面的尊位,而现在认定的“萧恢墓”却在萧憺墓以东的卑位,与六朝家族墓制不符。且萧恢卒于普通七年(526年),其神道石刻风格应与同卒于普通七年的萧宏墓风格相仿,而实际上萧恢墓石刻与萧宏墓石刻一静一动,风格差异较为明显。王老师根据该对石刻与萧憺墓石刻比邻之关系,结合历史文献推定,该石刻对应的墓主可能为始兴王萧憺之嗣子萧亮。同学们结合对石刻的观察,探讨了这一推论的可能性,并记录了石刻损坏修复的情况。

从萧恢(萧亮?)墓石刻向西,穿过一丛灌木,就看见了萧憺墓石刻。石刻现可见东辟邪,头部已经破损,其下腹蹲立二小兽,与大辟邪基座没有明显联系,当为后人从别处收集后归置在此,反倒将威风凛凛的辟邪衬托出了些许母爱的温情。在萧憺墓石刻基座边沿,同学们观察到其上有“T”字形石槽。关于该石槽,学界有以下猜测:最普遍为人接受的说法是运送石刻时为了固定,捆绑绳索的痕迹。萧憺墓神道石碑东碑现被锁于保护亭内,仅能通过从铁门上的小窗瞻仰。西碑仅存龟趺座,以玻璃矮棚保护,但由于玻璃棚内部水汽迷蒙,加之茂密生长的绿色植物的阻挡,龟趺已看不清楚。

梁安成康王萧秀墓石刻原被圈地保存在甘家巷小学内,现甘家巷小学已改作基督教甘露堂。萧秀墓石刻保存丰富,共计有辟邪二、神道石柱二、神道石碑四,拥有四座神道石碑的萧秀墓在南朝诸陵墓中较为罕见,通过阅读保护大棚内的说明牌,同学们得知,《南史》载萧秀卒后,佐史夏侯亶等上书为萧秀请立墓碑,当世之高才东海人王僧儒、吴郡人陆倕、彭城人刘孝绰及河东人裴子野各撰碑文一篇,朝廷本拟从四篇文章中挑选两篇制碑,然四人文章皆甚为精美,不分伯仲,于是决定全部采用,如此方才造成了萧秀墓四座石碑的特例。在本日考察的最后,同学们结合今日考察所得,与白莉老师讨论了南朝石刻的保护现状与改进措施。

萧恢墓石刻合照

萧恢(萧亮?)墓石刻前合影

萧恢墓2

“萧恢墓”石刻与萧宏墓石刻对比(萧宏墓石刻图片采自王志高:《南京甘家巷“梁鄱阳王萧恢墓神道石刻”墓主身份辨证》,《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5年第12期)

萧憺

萧憺墓东辟邪

萧憺墓11

萧憺墓基座T字型石槽

萧秀墓石刻

萧秀墓石刻前合影

 

汉陵苑

69日上午7时,同学们集体乘车奔赴扬州,开启了考察的第三日日程。扬州之行的第一站,便是汉陵苑。扬州汉陵苑,又名扬州汉广陵王墓博物馆,是一座融文物与园林为一体的人文景观,其建馆基于1982年迁移保护发掘于高邮市天山乡的汉代广陵国第一代广陵王刘胥及其王后两座墓葬之需要。汉陵苑中完整收纳、展示了墓葬中所出的两座大型“黄肠题凑”式木椁墓,其不但规模宏大、结构严谨,且保存状况相当完好,极具历史文化价值。

在抵达汉陵苑后,白莉、郭卉老师带领同学们依次参观了广陵王地宫、王后寝宫及园区内各展厅。通过在广陵王地宫上方栈桥上的俯瞰,同学们充分观察体会了“黄肠题凑”这一西汉最高规格墓葬的内外藏诸结构布局,并通过展板文字和展陈文物深化了对课堂上曾学习过的汉代葬制及中国古代榫卯工艺的认识。参观过程中,同学们亦针对围绕地宫文物藏品的陈列方式作出了思考,提出展柜中明显为复原的弓弩、车马等器物与墓中所出文物混杂在一起,而铭牌上未作区分,并不妥当;同学们经查阅资料,获知地宫上方展厅中展出的金缕玉衣并非原件,但周边同样未以任何文字说明其为复制品,以至信息缺失。

汉陵苑园区内另有一处南朝画像砖墓,为出土后整体迁至园区内保护,但展板介绍信息极其简略。墓室呈带甬道单室,整体以玻璃房罩于其上,揭去墓顶,透过玻璃可隐见墓室中的模印画像砖。结合六朝考古课堂上所学知识,同学们对该墓的形制、画像内容,进行了积极的讨论。

 

汉陵苑前合影

广陵王地宫黄肠题凑

 

大明寺

汉陵苑之后,同学们来到了位于扬州西北郊蜀岗风景区中峰之上的大明寺。

大明寺古有扬州第一名胜之称,因初建于南朝刘宋大明年间(457-464)而得名,现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唐代东渡日本,宣扬佛法与中国文化的律学高僧鉴真,即出于此寺,故大明寺在见证中外历史文化交流上意义突出。历史上,大明寺曾遭遇多次焚毁、荒废,而屡获重修。今天所见的寺院主体重建于晚晴民国时期,经19793月全面维修后,已颇具规模。

在大明寺中,同学们观摩了鉴真纪念堂、鉴真东渡陈列室,并考察了由郭沫若题字的鉴真大和尚纪念碑,对于中国佛教东传日本的历史获得了丰富的认识,在了解到近年来以鉴真为桥梁连接起的中日友好交流后,对于东亚文化圈内部“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联系有了深刻体会。随后,同学们又参观了寺院中曾被欧阳修撰《大明寺泉水记》赞颂、有“天下第五泉”之称的大明寺泉,了解到了中国古代茶文化与泉水的密切关系。

考察中,同学们还登临大明寺中的九层佛刹栖灵塔,从高处眺望全城景观,纵览湖光山色,对扬州这一历史文化名城的人文自然底蕴有了整体全面的印象。

 

大明寺前合影

郭沫若题唐鉴真大和尚纪念碑

栖灵塔

 

个园

经过中午在东关街的短暂修整,同学们集合进入有“中国四大名园之一”美誉的世界文化遗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个园参观。个园系清嘉庆年间盐商两淮商总黄应泰在明代寿芝园的基础上扩建而成,因主人爱竹,在园中修竹万竿,故取“竹”字的一半以为园名。个园以珍卉佳竹丛生、假山堆叠精巧、楼阁景观相映而颇具盛名,是中国园林艺术的代表。

在园中,白莉、郭卉老师带领同学们首先体验了假山的魅力。园中假山分别以春、夏、秋、冬四时为名,各具特色。其中部分假山是以黄山石堆叠而成,腹中有曲折磴道,可盘旋到顶,是以北派石法安置,同学们穿行其中,颇感趣味;另一部分假山用太湖石叠成,傍水而设,倒映水上,雅致怡人,是采南派石法。在个园中,南北宗派得到了结合统一,精妙绝伦。由假山分隔的院落,在方寸之间迂回曲折,大大拓宽了赏游的可能性。

此外,结合园中的建筑构件与装饰,白莉老师向同学们详细介绍了明清时期的民俗艺术。白老师特别提示同学们关注园中建筑上形态各异的花窗纹样,带领同学们辨认了卍字纹、回字纹、花卉纹、蝙蝠纹等诸多纹饰,同时白老师还指出,多种纹饰在门窗之上可以相互变化、结合,衍生出丰富的样式,因此个园之中几乎找不到两个有着相同花窗的建筑。在白老师的讲解下,同学们纷纷留意起了窗框上丰富多彩的装饰,甚至尝试着将不同的纹饰及其寓意一一记录保存下来。

 

mmexport1623242806527

白莉老师向同学们讲解建筑民俗知识

 

考察个园的过程中,白老师常向同学们提出一些值得关注的民俗文化问题。当走入院落的巷中时,白老师提醒同学们留意两侧建筑山墙上呈三角形分层排布的的金属钩状构件,启发同学们讨论其用意。在同学们一番热切的讨论之后,白老师指出,这些构件是为了固定住屋内的横梁而安置的。进入厅堂,白老师又将同学们的注意力引向堂正中的长案桌,结合实物与大家介绍了旧时堂中桌上常见的三样陈设组合:瓶、钟、镜,并指出了其“始终平静”的内涵。在思考与交流中,同学们收获了许多民俗新知识,勃发了更多探索传统文化的兴趣。

个园是一座民俗、艺术的宝库,为同学们具体地了解扬州的历史文化提供了平台。访毕个园,同学们深切地认识到了中国文化的魅力,也感受到了作为文物与博物馆学系的学生所应当要承担的探索传承历史文化的责任与使命。

 

个园门前合影

个园园林景观

 

东关古渡

扬州第一日的考察,以参观东关古渡为收尾。东关古渡位于东关街最东侧,系古代京杭大运河的一个渡口,今已无遗迹存留,唯立一书有“东关古渡”的牌坊。在东关街到古渡口之间,出土有宋代城壕遗址,据介绍,此壕原与运河相连通,壕底曾出土少量石礌石,壕上曾设沟通两侧的吊桥。

 

东关街外宋代城壕遗址

 

东关古渡现为扬州古运河水上旅行线路的终点,同学们于牌坊下的岸堤边放眼古运河道、回想一日的见闻,在轻风中目睹游览花船来来往往,一天考察的疲劳也得以消解。

 

史可法纪念馆 扬州佛教文化博物馆

610日一早,同学们便赴往史可法纪念馆、扬州佛教文化博物馆,展开了扬州第二日的考察。

史可法纪念馆全馆围绕明末抗清英雄史可法衣冠冢建立。清顺治二年(1645),史可法率扬州军民与攻城清军浴血奋战数日,最终城破被俘,不屈而死,因其子终未能寻得遗骸,依史可法遗愿于梅花岭下为其建衣冠冢。今纪念馆格局近一小型园林,院落内现存祠堂、飨堂等古建筑,多为晚晴时修建。于馆中,同学们参观了史可法的遗物、墨迹及相关介绍资料,阅读了史可法遗书,悲恸缅怀之余,对于明末清初的扬州城市史有了深刻的认识。

史可法纪念馆内梅花岭畔,另建有广陵琴派史料陈列馆。郭卉、白莉老师带领同学们进入馆中,观摩了内部收藏的古琴及相关史料,其间同学们亦欣赏了由馆内人士带来的古琴弹奏。结合馆内资料,白莉老师向同学们对比介绍了广陵琴派和金陵琴派的相关知识,特别提及广陵制琴好用旧房屋房梁的桐木为原料,故而扬州地区高价回收房梁的情况比较常见。

扬州佛教文化博物馆临近史可法纪念馆,为整合了原天宁寺、重宁寺建立的博物馆。此次考察,适逢馆中陈列展出扬州八怪书画作品,同学们得以欣赏到大量精美的名家之作。其中金农的“漆书”作品亦有所陈列,吸引了许多同学的注意。同学们在馆中充分回忆中国古代书画课上所学,在郭卉老师的引导下,对于个中感兴趣的书法绘画作了分析讨论的尝试。随后,同学们参观了扬州佛教文化博物馆中常设的佛教主题展厅,通过馆内的场景还原及藏品陈列,了解了“笮融祠佛”、“杨广受戒”、“鉴真东渡”等一系列与扬州佛教历史相关的故事。扬州佛教文化博物馆的各个展厅皆有原先的佛殿改造而成,在参观过程中,白莉老师还引导同学们观看了殿堂屋顶的梁架彩绘,带领同学们领略了古建筑的结构与装饰之美。

 

史可法纪念馆飨堂前合影

QQ图片20210615201259

白莉老师讲解史可法纪念馆中的贴瓷装饰

扬州佛教文化博物馆华严阁

 

唐城遗址博物馆

紧随其后的下一站考察,目的地是唐城遗址博物馆。该馆现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建于扬州唐衙城遗址的西南角、隋炀帝行官的旧址上,博物馆园区建筑全部采用仿唐式形制。在其中常设的《明月扬州》展厅内,同学们观摩了扬州出土的数百件隋唐时期文物,后又观察了安放于园区内、出土于扬州大学师范学院的《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八面经幢。该经幢为扬州地区现今出土的年代最早的佛教文物,具有重要历史价值。根据佛教考古课堂内外学习的知识,同学们交流了经幢在唐代时人心目中消灾去孽的特殊地位,就唐人的佛教信仰问题进行了讨论。

唐城遗址博物馆内另设有崔致远纪念馆。崔致远是9世纪时期新罗人士,12岁便入唐求学,曾在唐末扬州的淮南节度使高骈幕府任职,归国后积极传播唐代文化,在韩国有“东国文学之祖”的名誉。通过参观馆内收藏的史料、图片和文物,同学们增进了对于这位沟通中韩的友好使者的认识,并在其后踏访了馆区内的崔致远纪念碑亭、中韩友谊林和中韩友谊纪念碑。由崔致远连通中韩,同学们联想到了此前将唐文化传播指日本的鉴真,深感扬州在东亚文化圈交流中的历史地位之重要,同时也对历史文化相近的中日韩三国未来可能的前景作出了怀想。

 

唐城遗址博物馆前合影

 

扬州双博馆

扬州双博馆是扬州考察之行的最后一站,其前身为扬州博物馆。2003年因国务院批准成立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将扬州广陵书社收藏的30万片古籍版片并入扬州博物馆,二馆合一,是为扬州双博馆。该馆现馆藏文物14万余件,馆内共设有8个展厅,展览旨在全面展示扬州地方历史文化和中国雕版印刷发展史及其工艺流程。

此次考察中,同学们特别关注了当前展出的特展《饰上华彩——江西省博物馆藏明代首饰展》,展览中呈现了大量江西出土的精美明代金、银、玉器,兼具极高的艺术价值与历史文化价值,同学们在欣赏文物的同时也增进了对明代贵族衣冠饰物形制的了解,丰富了对传统文化的认识。

雕版印刷相关的展览,以雕版工艺流程和历代雕版印刷为重点,反映了中国雕版印刷的历史沿革及其在世界印刷史上产生的影响,其采用以时间为轴线的线性叙事,带领同学们完整地领略了雕版印刷技术的发展、演变和传播历程。其中涉及到大量的对外文化交流史,启发了同学们对于古代中国对世界影响的思考。

考察过程中,最吸引同学们注意的,是《广陵潮——扬州古代城市故事》展览。其以时代为序,依次展示了扬州地区历代的城市史。特别是唐宋时期部分质量精致、种类多样、窑系丰富的瓷器,让同学们对于当时有扬州贸易、交通的发达有了深刻的认识,透物见史,更好地领悟了“扬一益二”对当时情况的真实反映。该展览由我系黄洋老师策展,其中设计的唐代商业街、二十四桥明月等场景复原,在形式设计上独出心裁,引得同学们纷纷驻足观摩。此外,展览中还陈列了许多极具特色、富有魅力的器物,如五代杨吴寻阳公主墓出的双人首蛇身木俑,形态上与南唐二陵所见双人首俑极其相似,引发了同学们对当时信仰文化的思考。不论是对考古文物研究,还是对博物馆陈列设计有兴趣的同学,都在考察该展览的过程中受益良多。

 

扬州博物馆内合影

扬州博物馆藏唐代竞渡舟(龙舟)

扬州博物馆“流光溢彩”展厅

mmexport1623760127873

“二十四桥明月”场景设计

 

丁奉家族墓地、六朝博物馆丁奉家族墓出土文物展

在本次教学考察的最后一天,同学们首先来到了幕府山南麓的五佰村丁奉家族墓进行考察。丁奉家族墓是配合富有南京特色的“先考古,后用地”的考古前置模式,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委托我校进行考古勘探时发现,于20205月由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展开发掘,并成功入围2020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初评。发掘领队,同时也是南师大文博系毕业的校友周保华老师为我们介绍了丁奉家族墓的整体情况。五佰村共发现早期竖穴土坑砖室墓四座(编号M2M5),由于幕府山地区是六朝贵族择地而葬的重要地区之一,所发现的能确认身份的六朝墓葬也多为东晋家族墓,如象山王氏家族墓、郭家山温氏家族墓、老虎山颜氏家族墓等,这四座砖室墓最早被初步判定为东晋时期。直到其中M3发现“建衡三年”砖地券三块及“太元元年”砖地券二块,且“太元”地券经过释读,被最终确认为孙吴名将丁奉的砖地券,从而揭开了M3墓主身份之谜——即丁奉及其夫人,其余三座砖室墓的时代也由此被确定在孙吴时期。

四座砖室墓均坐北朝南,朝向基本一致,周保华老师带领同学们自西向东由M2开始依次参观考察,并正好遇到考古工作人员在对墓室详细数据进行测量,给同学提供了现场观摩的机会。M2为前后室四边券进式穹隆顶,根据六朝家族墓排葬规律,很有可能是丁奉父母的墓葬。M3M2结构相近,只是M3前室东侧另有一长方形侧室,亦为四边券进砌筑,保存较为完好。同学们向周老师请教了侧室的作用等相关问题。M4M5前室均为四隅券进式穹隆顶,后室M4为券顶,M5为穹隆顶。在M5墓壁上,同学们跟随周老师指点找到了颇具特色的卷草纹砖,卷草纹砖在南京地区早至孙吴西晋的墓葬中发现,尚属首次。根据周老师介绍,M5中含有多种几何纹砖,而卷草纹砖只有一种,有学者认为可能与佛教文化有关。此外,同学们还通过M5后室塌陷处找到了后壁砌筑的排水沟,并结合南师大校园内仙鹤观吴墓的情况与老师探讨了排水沟与六朝家族墓的联系。

周

周保华老师为同学讲解地层

IMG_256

同学考察丁奉家族墓

1623749921108

丁奉家族墓前合影

卷草纹

丁奉家族墓地M5几何纹墓砖与卷草纹墓砖

结束了上午的考察,同学们稍事休息,于下午2点前往六朝博物馆。六朝博物馆内正在进行名为“东吴名将 江表虎臣”的丁奉家族墓出土文物展,馆内志愿者带领同学们进行了展览的讲解。走进展览第一个中心柜内摆放的就是丁奉及其夫人的砖地券,同学们与志愿者就为何一座墓内会出土同种多块砖地券进行了讨论:太元元年丁奉夫人砖地券铭文中提到“从天买地,从地买宅,雇钱三百”,而到了建衡三年丁奉砖地券铭文就已经变成了“雇钱三百万”,认为“三百万”应该是地券撰文时夸大的虚值。丁奉家族墓M3出土最珍贵的文物,除地券外,还有展厅内展出的釉陶魂瓶和一组仪卫骑马俑。丁奉墓出土魂瓶特殊之处在于其底部贴塑三小足,但三小足并不完全水平,长度也不够,起不到支撑作用。此外该件魂瓶的装饰亦格外丰富精美,瓶身贴塑绳索纹、凤鸟纹、持节人物纹等,顶端楼阁四角各以一熊状神兽支撑,并堆塑飞鸟、伎乐人物等。出土的一组骑马俑根据其衣冠服饰判断,应该为胡人,但其马具并未发现障泥和马镫。同学们就三国时期是否已经发展出了成熟的用于实战的马镫等问题提出了质疑,并将上午所观察到的墓葬形制与墓中出土文物相结合,对丁奉家族墓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IMG_256

六朝博物馆合影

IMG_256

六朝博物馆志愿者为同学们讲解

 

南京图书馆六朝建康城遗址

走出六朝博物馆,同学们来到了距离不远的南京图书馆新馆负一楼,在这里原址保留了2002年至2003年考古发现的六朝建康城台城内重城墙东南拐角遗迹,以及两段夯土城墙和城壕。其中东西向墙基可分为从东晋到南朝的三个阶段,各阶段夯土城墙的外侧都发现有包砌砖墙。在城墙拐角处,摆放了“北偏东25度”的坐标指示,让同学们对建康城“倾斜的宫城”有了更直观的理解。六朝建康宫城遗址曾经一直被认为在东南大学至成贤街一带,但未发现确凿的实物证据,直至大行宫一带南京图书馆新馆工地以及新浦新世纪广场工地的发掘,发现了六朝时期的砖铺道路、水井、桥梁、城墙等多处遗迹,方才确认了建康宫城的范围。在城墙遗迹以南,还可以看见六朝砖铺的东西向道路,上下叠压孙吴至南朝多个时期的路面,其上保存有清晰的车辙痕迹。周围的展墙上介绍了南京建康宫城发掘的重要成果,同学们还于其中发现了王志高老师年轻时辛苦工作的身影。

建康城

同学考察南京图书馆建康城遗迹

东水关遗址

乘着夕阳的余辉,本次教学考察也接近尾声。教学考察的最后一站,同学们来到了位于南京市秦淮区龙蟠中路通济门大桥西侧的东水关遗址。这里是秦淮河流入南京城的入口,同时也是明南京城墙的重要组成部分。东水关共三层,每层十一券,不仅是可供船舶通航的重要防御性设施,还兼具藏兵屯物、通水防灾的重要功能。东水关源于杨吴时期始建的上水门,明初营建南京城时,将上水门拓建成了东水关。同学们站在“秦淮胜境”的牌坊下,谛听南京“母亲河”的脉搏,秦淮汩汩,载着十朝兴衰故事,流淌于每一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心中。

IMG_256

东水关遗址公园合影

 

作者:张新泽、欧萌、蒋娅兰

摄影:田传雨、欧萌、张新泽等

审核:王志高

版权所有:304永利官网入口

访问量: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