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原血神座第二卷为人族崛起而读书百五十

发布时间:2020-01-23 16:36:55 编辑:笔名

原血神座 第二卷 为人族崛起而读书 百五十三章 塔库沙

夜幕降临的时候,草原上升起了篝火。

丹巴坐在篝火边,静静的,似在思考什么,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映得他脸上的花纹纤毫可见。

暴族很少思考。

暴族不爱思考。

但丹巴例外。

丹巴喜欢思考,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思考。

这在那些崇尚野性,闲来没事都要打一番的暴族看来是个异类。

这使他在少年时有那么一段时间过得很不顺心。

如果不是有大祭祀的支持。

大祭祀说:“暴族不爱思考,他们甚至因此敌视会动脑子的暴族。但暴族的生存与发展,却依赖于会思考的暴族。所以,思考吧,丹巴。不但要学会用你的拳头击杀敌人,还要学会使用你的智慧去判断敌人,学会用你的理性去控制自己!”

从那时起,丹巴就成为部落思考的少年,也成为大祭祀欣赏的少年。

当巴卡伦特·沙蜥大酋长来向大祭祀借人时,大祭祀没有借出神庙中武力更强大的卡扎,而是推荐了丹巴。

他说:“让丹巴去吧,他会带给你惊喜的。”

就这么着,丹巴来到了这里,并成为三个首领之一。

不象人族那样分级严密,从一号到四十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暴族的划分很简单,圣殿勇士做首领,其他的人听从命令,就这么简单。

这和智慧无关,和思考无关。

丹巴感到悲哀,但他没的选择。

这是他的种族,他必须尊重族群的思维模式。

夜色深了,夜晚也更黑,唯有这一抹篝火依然在闪亮。

如果是丹巴,他会选择熄灭篝火,这样可以避免被对手发现自己的位置。

但是不行。

费拉罗不同意。

他认为这代表畏惧,不是勇士所为。真正的勇士不怕暴露,对方发现自己就发现好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丹巴拉着,费拉罗可能就强冲那群人了。

那可十多个人族。

真他娘的!

可就算这样,费拉罗还很不满意。

“丹巴,我认为守在这里是非常没有意义的一件事。我们要么去干掉,要么就离开这里,寻找别的落单人族。呆在这里一动不动,我感觉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费拉罗来到丹巴的身边坐下,发出他不满的抱怨。

“可这是对付他们的办法。”丹巴回答:“那里有近二十个人聚集在一起。他们不可能什么都不干。可有我们看着,他们注定很难做什么。是的,我们或许也会因此无所作为,但我们会给我们的战友更多的机会。因为在外面,就是我们的战友数量占据优势,他们会象飓风一样横扫这片区域,杀死所有看到的人族,收获可以收获的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切。”

“但这对我没好处,对吗?”费拉罗怒吼:“我到这里来是来建立功勋的,不是为别人服务的!”

丹巴回答:“相信我,这就是功勋!当我们胜利回去时,当大家知道只有我们三个就牵制住对方二十个人时,所有的暴族都会为我们欢呼的。”

“你说真的?”费拉罗有些狐疑的看看丹巴。

丹巴很认真的点头。

“好吧,那我就听你一次,只是没有战斗让我很难过。”费拉罗抱着自己的斧子回去睡觉了。

看着他进入营帐,丹巴喃喃说:“会有战斗的……也许还会很惨烈。”

——————————

拂晓时分,天还是灰蒙蒙的一片。

沉睡中的丹巴突然睁开了眼睛。

长年的训练让他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直觉,可以在时间发现问题。

有人来了!

他走出帐幕,顺便叫醒了费拉罗和门蒂亚诺。

没过多久,在晨曦的薄霭中,四个人缓缓出现。

他们直接向着营帐所在的地方而来。

该死的费拉罗,我就是说过要熄灭篝火。丹巴想,不过他终什么也没说。

看到人族的出现,费拉罗的眼中已昂扬出战意。

“四个人,只有四个人!丹巴,这次你不会再不让我战斗了吧?”费拉罗舔着嘴唇说。

“不,等一等!”丹巴说。

他盯着眼前走来的人族,神情凝重。

“怎么?”费拉罗不解。

“看那是什么?”丹巴指向走在前面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瘦弱的人类,事实上所有人族在暴族眼中都是孱弱的形象,他们的审美眼光就是粗犷,高大和宽厚,就连女人都是如此。在人族眼中,象顾轻萝月胧沙这类的美女,在暴族眼里就是一群孱弱的不经使用的水货,反倒是象郑八山那样的存在更受青睐。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为首那人手中的东西。

一面旗帜!

一面用树杆和沾了血的红布做成的旗帜。

旗帜上画着一把战斧,在战斧下还有两根粗大的腿骨,象征着死亡与暴力。

看到这样的旗帜,三名暴族同时一呆,口中一起冒出三个字:

“塔库沙!”

塔库沙,一种流行于暴族内部的古老而传统的仪式,塔库沙是古老的部族语,意思就是决斗。

当两个暴族遇到纷争无法解决的时候,往往就会提出塔库沙。

败者死亡,胜者正义。

塔库沙在暴族看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任何暴族都不能违背塔库沙,否则就是背叛自己种族,而拒绝塔库沙者也往往被视为懦夫。

正因此,塔库沙也往往也成为暴族挑战权力宝座的方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暴族部落,要篡位有时可以非常简单。

不需要发动大军,只需要抗着一杆代表塔库沙请求的大旗,来到首领的营帐前,把旗一插,然后就可以等待首领的回复了。

首领有权拒绝塔库沙,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可以当首领,但也因此会被视做懦夫,丧失号召力。如果这个时候,有暴族勇士站起来组织一波武装反抗,成功率就会大很多。

正因此,暴族的部落首领历来都是强的勇者,这话可不是说说的。

因为如果你不够强,那么很轻易就会被其他的勇士推翻。

可以说,暴族之所以如此推崇武力,和塔库沙这种强胜弱汰的传统方式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都靠决斗解决问题了,你不崇尚暴力还能崇尚什么?

而现在,丹巴没想到的是,几个人族竟然抗着塔库沙的大旗走来了。

“他们想决斗!”费拉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后他哈哈大笑起来:“这简直是找死!”

此时,远方的人族已经走近。

他们来到距离三位暴族不远的地方。

没有语言,没有宣告,唯有那面破破烂烂却代表着暴族神圣信仰的大旗,插在地面。

一切尽在不言中。

“吼!”费拉罗发出一声吼叫:“想要塔库沙吗?那不过!就让祖先之魂,见证我们的胜利吧!”

费拉罗说着就要走出去。

“不!”丹巴拦住他。

“你想说什么?丹巴?”费拉罗问。

丹巴回答:“人族知道我们的实力。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进行塔库沙,他们也许在搞鬼。”

费拉罗不耐烦道:“你的问题就在于你想得太多!暴族不畏惧阴谋。”

“塔库沙是暴族之间解决纷争的手段。而这里是我们和人族的战争,不是纷争。我们完全可以不理会。”

“够了!”费拉罗怒吼道:“塔库沙就是塔库沙,塔库沙是神圣的,暴族不能回避塔库沙!不管它是由人族还是暴族发起的。如果你害怕了,就在旁边观战。神圣的决斗不能让任何卑鄙者利用,阻止他们的无耻,为我铲除那些人族创造机会!”

丹巴停下了拉费拉罗的手。

他知道劝阻没有意义,事实上此刻就连门蒂亚诺也在看着他。

尽管只是一个普通暴族,但门蒂亚诺的激情却丝毫不弱于费拉罗。

他们的双眼,充斥着战斗的渴望。

丹巴点头:“好吧,费拉罗。你是对的,我需要做的不是阻止你,而是阻止他们在塔库沙中采取任何阴谋。既然他们想要塔库沙……那我们就给他们塔库沙。”

费拉罗满意的笑了: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暴族!”

(本章完)

临沂市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曙光烤瓷牙
长治市男科医院地址
苏州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南昌中医牛皮鲜医院
友情链接